行走白马湖

发布时间:2017-08-08

 


行走白马湖

 

黄亚洲

 

  有些奇怪,一个腼腆的身姿绰约的村姑,略施粉黛,摇身一变,忽然就成了一个文化人的时尚模样,竟至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前卫风尚来;而且,这种叫人咋舌的奇妙变化,仅用了些许两年的功夫。

 

  我说的是一个村庄。

 

 

  村姑的名字,或者村庄的名字,叫柴家坞,杭州滨江区的一个濒湖的自然村。两年前,这村姑,还仅是树疏草野的庄户打扮,如今真的叫人认不得了,一式的庄户楼房皆已配备中西结合的时尚装饰,俗气的马赛克墙面和亮晶晶的屋顶避雷针不见了,倏然出现的是一大群地中海沿岸风格或是西班牙作派的小屋,当然,也有类似走出桃花源的陶渊明自用的清雅山居,三三两两,间杂其中。

 

  我沿着有欧式路灯的村径一路慢慢走去,见沿途各居屋的门口,皆挂有形形式式的文化创意机构的牌子,有中国美院的下属公司,有建筑设计的分支机构,有画家宽敞的工作室,有陶艺师浪漫的小作坊,有收藏家引以自豪的硕大的展示厅,似乎中国文化的圆月在柴家坞波动的湖面上轰然散裂成了一大把亮晶晶的碎片,荡荡漾漾,反射着一个文化新村落全部的奇光异彩。

 

  热情的陈副区长沿途指点,详作介绍,她还指出了一个直截了当的数字:仅仅是属于白马湖生态创意园的这个柴家坞,至今就已经有了一个亿的产出。

 

 

 

  文化创意产业,看来是个魔瓶,不仅有外表的奇幻和浪漫,还是财富的代名词。

 

  说到财富,并不夸张,我走入柴家坞的会所喝茶,见一楼到三楼摆放着的尽是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价值的古瓶、红木、佛头、壁挂,好客的刘女士还端出我从未见过的正宗“沉香”让我细细嗅闻;而在徐先生开设的“印庐”文化创意公司展厅里,我则见到了熔中西风格于一炉的千姿万态的瓷瓶、香炉、印石。徐先生说他正在筹备一个新型瓷器的艺术展览会,而这些琳琅满目的样品仅仅是他全部展品的五分之一,他的新奇产品目前正加紧在江西景德镇远郊的一个瓷窑里秘密烧制,之所以秘制,当然是着眼于知识产权的考虑。

 

  我更看重的,不是白马湖生态创意园所孕育的物质财富,而是这个园子本身体现的“和谐共生”的精神财富。我这里所谓的精神财富,指的是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与人的有趣的互动。

 

  就像这个柴家坞村的民居统统被保留下来了一样,柴家坞的村民也并没有因为“打造白马湖生态创意园”的号召而悉数“动迁”,一项有趣的政策而使他们留了下来,他们可以把自家的主要建筑物租让给艺术家加以“脱胎换骨”,任其发展成西班牙或者是俄罗斯,坐收大约一年十万元的租金,而自己则可移住于自家的附属建筑物内照常生活,甚至顺理成章地被艺术家和文化商人们雇为文化产业的后勤辅助人员,于是,许多目不识丁的农民大伯和农民大妈整日受着艺术的熏陶,他们本身可能烧制不成精美的“文化瓷器”了,但是他们的下一代,下两代,由于这种强大的全方位的耳闻目染,可能自小就拥有了超常的艺术感悟力,在柴家坞农民的后代里忽然冒出几个类似于梵高或者马未都式的人物,应该是不令人称奇的。

 

 

 

  陈副区长笑着击掌说,啊呀这就是我们所追求的“有机更新模式”啊,城市改造和新农村建设一定要告别过去那种“大拆大建”模式,我们的目标就是想创建一个“全国一流的创新型和谐社区”。人类的不同群落有机共生,该是一幅多么诱人的和谐家居图景!那天中央党校的教授们来考察以后都很兴奋,已经把这种模式举为和谐社会形态的一个典例。

 

 

  目前,艺术的翅膀已经把白马湖地区的五百栋农居搧成了童话,规划中还有一千多栋农居在等待艺术天使或者圣诞老人的降临,待到全部改建完成,钱塘江南岸的这个神奇的“白马湖”概念,这个拥有一千五百余栋江南民居、四千五百亩山林和湖面、二十多条河道与溪流贯通的创意家园,这个包括“十一区、两中心、两街、两商贸配套”的成熟区块,这个专门设计了“创意公交专线、创意自行车专道、创意思考小道、创意休闲航道”的人性化地域,将呈现一幅多么新奇而有趣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艺术景致。

 

  哪怕是目前这个阶段性成果,也已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授予了“全球生态500佳”的荣誉称号,可见“白马湖”发展底气的强盛。

 

 

  当地的负责人热情邀我“来开个工作室吧”,陪同访问的一位实力派朋友也怂恿说“你的内装修我也包了”,我想我何德何能要他一栋“西班牙”,再说作家不过是一只键盘一支笔的事情,不需展厅也不开茶座,还是悠着点儿好,所以一时不接这个彩球。

 

 

  不住白马湖并不是说白马湖没有强大的吸引力,这是肯定的。

 

 

  有机会,我也多来熏陶熏陶吧,我自小是“杭州市红领巾图画兴趣小组”的成员,大脑的角落里保不定还能搜出几粒梵高的艺术细胞呢。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滨江区在其南部着力打造洋溢着浓郁艺术气息的和谐社区的同时,其精心培育的“总部经济”模式的北部,也同时在惊心动魄地崛起。我看见钱塘江南岸无数的高楼,直如雨后春笋。上午离开白马湖之后,我整个下午就穿梭在钱江南岸雄奇的高楼之中,先后拜访了入迁不久的“阿里巴巴”总部以及“中南卡通”集团。在前者的七个子公司大楼里,我欣赏了“阿里巴巴” 两万年轻员工与全球贸易瞬间互动的神奇,也在后者的视听世界里品尝了“4 D”新作的惊心动魄和童话产品的怪异有趣;我心里有一个感触,滨江区北部和南部的两只貌似不同的翅膀,其强大的频率其实是一致的,都能使一块充满希望的热土得以起飞,其气势之磅礴,其姿态之优雅,全然可期可待。

 

  我小时候的杭州,出了武林门就是芳草萋萋的郊区了,作为刑场的松木场更是荒凉得叫人起鸡皮疙瘩。

 

  现在我想说,我的杭州,真的是从西子湖时代走到钱塘江时代了。

上一条:外婆家的曙光

下一条:香山野桃悄然开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