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递给我,屏幕里的手术刀

发布时间:2017-08-08

 

请递给我,屏幕里的手术刀 

黄亚洲

  从来不曾想到,北京与上海最权威的大夫,就住在

  我们这条山沟的隔壁

  窗户一打开,手术刀就递了进来

  还有止血钳、会诊意见,还有大大小小的中药罐子


  这扇窗子,会跟着我手中的鼠标移动

  我把窗子开大的时候,一下子

  会伸进几十个专家的脸庞


  他们谁都不在意,我这小小的卫生所开在山花深处

  甚至不在意,直接开在李大爷的卧房里

  或者,赵大妈的堂屋前

  他们只是抓紧我的手腕,把着手,教我

  一行一行,写下方子


  门外那条哗哗作响的山溪

  是我与专家们交谈的唯一干扰

  而病人一声最轻微的咳嗽

  北京与上海的大夫们也能同时听见,他们眉毛一跳


  这时候,我会要求脚边的一只母鸡,千万不要

  发出咯咯的声响,以免

  影响诊断


  我真的没有想到北京的“301”与上海的华山医院

  一齐搬到了我这条山沟的隔壁

  就在去年,我还用担架、拖拉机,甚至

  青壮劳力的大汗淋漓的肩膀,铺下一条

  通往县城医院的夜路

  辛酸的是,在那些颠簸之中,有些衰竭的呼吸

  随着乌鸦的一声惨叫,就此飞走


  让我对屏幕里递出的手术刀,再三表示谢意

  但我有个小小的断言:如果大山的关节不至于生锈

  溪流的动脉不至于堵塞

  那么我们这条山沟,做上海的邻居

  做首都的邻居,就丝毫不会逊色

  因为我们的云朵,比城里的,只会更白

  山坡上的鲜花,比任何霓虹灯,都更见灿烂


  而且从比例上说,我们这里发病的人

  比城里人,更少

  当然我时刻开着窗户,大夫确实是北京上海的好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