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山脚,让我谛听南宋

发布时间:2017-08-08

 凤凰山脚,让我谛听南宋

作者:黄亚洲 


  我能听见一个朝代,坐在

  地下七百年的地方。我能听见它的心境复杂

  在杭城的东南,我把耳朵贴紧凤凰山的石壁

  能听见,轿子与官袍的响声

  朝靴在金銮殿的走动

  那声最沉重的叹息,总是由赵构皇帝发出

  他在某一个黄昏下旨,赐予那位

  从山东曲阜,一路随他而来的孔子第四十八代嫡孙孔端友

  落户衢州

  当然我也听见了风波亭的雷声

  是谁放出了岳元帅父子的血,像做一场法事

  以保证半个王朝一百五十二年的偏安?

  让我的耳朵再次贴紧山壁,我更感兴趣的是

  另外一种声音

  那是惊叹之声,官窑又一次出炉了时代的艺术

  那是起航之号,大船用丝绸与瓷器向世界展览文明

  那是唱腔与曲牌,千回百转

  社会穿起了斑斓的戏袍,进入勾栏

  那是游船与嬉闹,三潭印月

  西子湖花开一年四季,诗人醉酒

  陆游的“莫莫莫、错错错”,究竟是在

  叹息他自己的爱情,还是在叙述国家的辛酸?

  我在谛听这些声音的时候

  一颗心也像江山一样,裂成两半

  血管堵塞的那一半,焦躁有如狼烟

  其中一个血栓是宋徽宗

  一个血栓是宋钦宗

  而我跳动的另一半心脏,又是这样红润

  南中国繁花似锦

  径山寺的“斗茶”正在孵出最初的茶道

  雕版印刷,让历史有了大规模的横竖撇捺

  我在凤凰山脚听见的所有这些声音

  其实都是吹过万松岭的风的响动,或许是

  南宋官窑博物馆里火的跳跃

  现在,是什么在我感情的炉膛里,悄悄成型?

  面对一只异常美丽的冰裂纹的青瓷大盘

  面对七百年的沉默

  我愿意,流下

  眼泪

上一条:西南民族大学

下一条:杭州吴山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