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老年社区 > 青春纪事

兵团记事(续四)

发布时间:2017-07-04

 

豆腐师傅高永美(徐元)

有一次我独自去党湾镇,事情办好时近中午,我就想起高师傅常说到党湾镇去有空可上他家玩玩,这天我就向党湾镇镇上的人打听做豆腐的高师傅的店在哪里,有人指点后我走到了镇东面的桥头的豆腐店,见店已经关了,一问旁人说师傅已卖完豆腐回家了,我那时只知道他姓,但不知名,那人说豆腐师傅柏林的家不远,你要找他就去他家好了,于是我就一路问柏林家在哪里,不到10分钟找到了他家,听说有人要找他,柏林出来,我一见不是我要找的人,但他已邀我进屋,坐下来后我说我是农场的,他说他舅舅在兵团变农场时进了我们农二场工作,而且还是一位在场部工作的领导干部,我们就这样聊起天来,我不知道他当时会怎么想,一个陌生的人突然来造访他,而且知道他的名,也许他把我当成了和他舅舅认识的人。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他留我吃饭,我也没客气,蹭了一顿饭,饭间也问了一下镇上做豆腐的人还有吗?他说还有几家的,我就问有没有姓高的,他说不知道。交谈后知道这位豆腐师傅柏林姓方,他的好客我记在心里,有一次我到党湾镇买好了菜,特意到他家请他来我农场的小屋里吃了顿饭,以后去镇上也偶尔去他家转过一、二次。想想这阴差阳错就这么认识了一个本是毫不相干的人,挺奇怪的。离开农场35年,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至于高师傅的家,是后来去过方柏林家后不久,高师傅要结婚办喜事的那天我才去的,食堂小金和他有生意上的来往,相处得比较好,所以他结婚时就邀请小金去参加婚宴,平时我和小金还有杰儿一起吃饭的,所以那天我们就一起去了,每人出了2-3元钱,包个红纸包给他作贺礼了。按照现在工资比例算,相当现在的300元钱。农村的婚礼热热闹闹的,他结婚时家里买好了三大件:缝纫机,自行车和手表,在那时候已经算不错了。认识了他家后,我后来也只再去过一次,他爸妈就住在他家附近,也很客气,有一次回杭,还是他爸骑车带我去了义盛车站,因为当时我们连队要去车站是很不方便,永美听说我要回杭,便说那些天他爸要去义盛附近劳作,可以顺便带我去,我就从连队先走10几里路到党湾镇不到一点的八字桥,再由他爸用自行车带我去了车站,不收粮票、不收钱,我回来就带上香烟和糕饼之类东西去谢谢他爸。

因为有了高师傅家的地址,在我回杭后我还写信联系了他,后来有了电话,偶尔打上个电话谈几句。有一年他女儿在杭州读书毕业了,他来拿她的行李铺盖,顺便来我学校见了个面,2009年我独自去新湾,他说他就在新湾镇上打工,于是我跑到他在干活的工地去见了他一面,给他和兄弟留了影。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农场里的人还和当地农民保持联系的人不会很多的吧?

最近我又打电话和他谈谈当年的一些事,他告诉我,在我们几个和他比较要好的人走了后,他还继续送豆腐到连队去的,直到1982年左右不再送了,因为农场在二号桥办起了一家制豆腐的作坊,供应农场各连队,我们连队有一位职工去这家豆腐作坊工作的,而那作坊的做豆腐的师傅也曾是高师傅在党湾做豆腐的搭档,本来农场是要请高师傅去做豆腐的,他嫌工资给得少没去,高师傅和农场的关系从此就终结了。

(写于2013626日)

上一条:

下一条:兵团记事(续三) 徐元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