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老年社区 > 长寿村

上甘岭名将颜伏之子颜邦翼:平淡生活见真情

发布时间:2017-07-04

 每天清晨,在四川省洪雅县的广场上,都会看见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在锻炼。可是,很少人知道这位老人是赫赫有名的开国将军、在上甘岭创造奇迹的炮兵名将颜伏之子颜邦翼。

颜伏,曾任北平市西南区委组织委员、师长、济南军区炮兵司令员等职,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

抗美援朝时期,颜伏(中)和志愿军第12军副军长李德生(右)在上甘岭阵地前沿观察敌情。


抗美援朝时期,颜伏任志愿军炮兵第七师师长,在著名的上甘岭战役中,任前指炮兵司令员。毛泽东同志在1952年12月中旬谈及上甘岭作战时指出:“我军取得如此胜利,除由于官兵勇敢,工事坚固,指挥得当,供应不缺外,炮火的猛烈和射击的准确实为致胜的要素。”

但是,鲜为人知的是,颜邦翼作为一名普通的士兵也在朝鲜,和身为师长的父亲成为抗美援朝战场上的“父子兵”。

近日,记者专程到颜邦翼老人家,聆听老人讲述这段传奇的历史。

颜邦翼(右)接受本网记者张胜开采访


从被抓壮丁到解放军战士


1929年8月14日,颜邦翼出生在四川省梁山县石马村。

“我出生的时候,家境非常不错,但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外出后,就和家里失去了联系,1938年奶奶去世后,家里就开始困难起来。”颜邦翼回忆道。

颜邦翼只好跟着二叔生活,颜邦翼说:“因为家庭原因,我读完小学后,就开始一边劳动,一边帮二叔家带孩子……”

1945年清明节,颜邦翼去颜氏祠堂祭拜,晚上住在颜仲英叔叔家,颜仲英叔叔告诉他,父亲还在世,且是共产党。

思父心切的颜邦翼决定外出寻找父亲,不幸在路上被国民党军队抓了壮丁,编入国民革命军25师,到重庆市沙坪坝清凉庵、歌乐山内政部第二警察总队集中营训练,轮流在重庆市区执勤、守机关单位。

后来,温习之当了机炮中队长,“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温习之竟然命令中队所有的人站好队,一个个点名,听到我的名字后,命令我站出队列,先是教训了一顿,重新安排我当传达兵,往返重庆市区内政部第二警察总队送公文,对我特别关心,后来还悄悄告诉我,父亲是共产党,可是,我当时并不懂,不久我便要求回家探亲。”颜邦翼跟记者回忆道。

颜邦翼回家后,并没有打听到父亲的消息,此时,时任国民党梁山县执委(党部)书记长的姨爹丁廷侠安排专车,送他回去,走在梁平元坝一吃饭时,驾驶员对他说:你的父亲是共产党,现在是新四军参谋。

回去后,温习之又找到颜邦翼,调到机枪中队去学习一年后,提升机炮2中队炮班长,随后该部队在灌县石羊场起义,颜邦翼跟着部队前往贵州,当行至纳溪休整时,他收到父亲的来信。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父亲的信,心情是非常激动的,我清清楚楚的记得,这封信是两页纸,里面说参加解放军是非常好的事情,父亲还在心里反复叮嘱我要听话,好好学习。”颜邦翼说。

1950年4月,颜邦翼成为解放军二野16军教导2团1中队的一名战士。一年后,成为16军47师141团2营7连文化教员。


抗美援朝战场上的父子兵


1951年2月,颜邦翼奉命到华北参加集训,准备入朝作战。

颜邦翼跟记者回忆道:“我于当年5月到达河北,开展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政治思想和军事训练,因为我是文化教员,所以我除了参加思想政治教育活动和战士学习文化课之外,还要参加军事训练。”

“记得一次打靶的时候,排长说我是文化教员,不让我打,我说文化教员怎么了,也要训练呀,结果排长拗不过我,就给我三发子弹,我第一发打了一环,第二发打了二环,第三发打了一个五环,排长惊讶地说,你真可以呀……”颜邦翼回忆道。

1951年9月25日,颜邦翼跟随部队,跨过鸭绿江,经过13天的连续夜行,到达朝鲜战场的指定地点。

颜邦翼说:“因为行军途中,连续下了几天大雪,积雪淹没了膝盖,我们呼出去的气很快就成了水珠和冰珠,每一步都很是艰难,有一天傍晚,我们正在路边吃晚饭,天空中就飞了几架敌机,我们赶紧顺着山坡往山上的树林里隐蔽,还没有爬多远,敌机就开始扔炸弹,我们吃饭的地方就开始爆炸了……”

到达目的地,颜邦翼他们就开始挖战壕、修工事、建自己住的房子。“当时建房很简单,就是把树从山上砍下来,选好基地,按照尺寸挖一个坑,把树放进去,埋上土泼上水,就很快凝固,柱头立起来,搭个棚子,弄上一些茅草,就是所谓的房子。”颜邦翼回忆道。

因为颜邦翼负责宣传,还要写新闻稿件,没有纸,就使用烟盒,每次写好,就送到连队,由连队派人送往团里,再由团里送往报社,“在朝鲜的那段日子里,我在报纸上发表过好几篇新闻呢。”颜邦翼自豪地说。

“1952年春的一天,连指导员转给我一封署名都是阿拉伯数字的信件,我感觉特别惊讶,打开以后,才发现是父亲写的,此时,我才知道父亲和我一样,也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父亲在信里鼓励我,在部队好好干,听部队首长的话,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怕吃苦不怕流血,在战场上好好得磨练自己。” 颜邦翼回忆道。

连队领导告诉颜邦翼说,你的父亲现任志愿军炮兵第七师师长。

由于战事吃紧,颜邦翼没能和父亲在朝鲜战场上相见一面。

颜邦翼动情地对记者说:“细细想来,在朝鲜战场上,像我和父亲一样的父子兵应该不会多吧。当今人也许觉得不可思议,父亲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师长,儿子却是一名普通的士兵!但是,在那个年代,这件事情确确实实的发生在我和父亲的身上。”


复员地方成为一名普通人


颜邦翼回国后,随部队在辽宁省营口市学习后复员。“我去了济南,见到父亲,他问收到他在战场上写给我的信没有。”颜邦翼回忆道,“然后父亲又谆谆教导我,不攀不比、朴实节约,服从组织安排。”回到梁平县后,被组织上安排到县钩虫病防疫站工作。

颜邦翼从此牢记父亲的教诲,他参加工作不久,安排到万县、绵竹等地学习,先后到涪陵、蒲江、仁寿等钩虫病防治组工作。

1966年3月调到洪雅县血防组,直到1989年在洪雅县卫生防疫站退休,一干就是33年。期间,因工作突出,受到国家卫生部表彰。

“我愿意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做一项普普通通的工作,虽然我的父亲是一位开国将军,但我不能躺在父亲的功劳簿上去享受。父亲对我要求严格,不管在哪里工作,来信要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颜邦翼老人淡定的对记者说。

颜邦翼老人的儿子颜其梁接话道:“我爸爸就是这样的性格,打我记事起,他就教导我们姊妹,不得利用爷爷的身份去办什么事情,甚至还不要我们提起这件事。”

颜其梁为记者出示了《颜氏家谱》,记者才知道他们是孔子得意门生、一代儒家宗师颜回的83世后人,而著名书法家颜真卿是颜回的40世后人。

“还有我的伯父颜邦定,就是鲁迅《给颜黎民的信》中提到的颜黎民,因为他壮烈牺牲时只有34岁,不少人只知道他曾是个寻求真理、为救国救民而参加我党我军的热血青年,但不知道他还是个热爱鲁迅的文学青年;他曾经两度给鲁迅先生写信,鲁迅也曾于1936年4月两次给他回信;其中1936年4月15日那封著名的《给颜黎民的信》,在新中国成立后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颜其梁为记者介绍说。


记者手记:


一位将军的后人,一个抗美援朝老兵,一份平平常常的工作,一份普普通通的退休生活,这就是一位老人的选择。

其实,颜邦翼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典型人物,他在热血沸腾的年代,走向炮声隆隆的战场,他在成熟的岁月,脚踏实地的做着平凡而充实的工作,当经历了该经历的时光和岁月,返璞归真,享受平凡而真实的天伦之乐……

是呀,就像颜伏将军,无论是在白色恐怖的岁月,还是在刀光剑影的战场,都时刻牵挂着自己的亲人。

这就是人间真情,这就是人间大爱。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