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和“笑和尚”

发布时间:2020-01-13

绣球花叶子上一只蜗牛在爬。它爬得好慢哦,叶子是有点大,爬了好久也没爬到叶子中央。我慢慢地将相机对准它,稳稳地把它拍了下来。一查,它有个好听的名字:浙江野生的“褐云玛瑙螺”。它有个褐色纹络玛瑙似的螺壳,还挺漂亮的呢

蜗牛堪称这个世界上“慢生活”的冠军,有人做过测试:遮阴处每分钟爬6—8厘米。1985年西班牙举行蜗牛赛跑,8个国家来了68名蜗牛选手参加,西班牙一名获冠军:5分钟内,“跑完”124厘米。这就是世界冠军级的水平了。

台湾科学家、作家张文亮有篇哲理性的散文《牵着一只蜗牛去散步》,说上帝给他一个任务:牵只蜗牛去散步。蜗牛太慢,任他怎么催它、唬它,恨不得踢它……蜗牛流着汗喘着气,用抱歉的眼光看他,仿佛说“人家已经尽了全力嘛”。毫无办法,他只好随它去,任它怎么爬,在后面生闷气。咦?发现花香、听见鸟叫、微风这么温柔、星星多么美丽……他忽然醒悟:“莫非我错了?是上帝叫一只蜗牛牵我去散步!”是的,只有蜗牛那样平静的慢节奏里,才会体会以前无暇顾及的风景——大自然原本就有的祥和、安谧、美好。

这篇文章常常用来提示家长教育子女,不要“拔苗助长”“人中求凤”,为了孩子、为了自己,停下忙碌的奔波,放慢前进的步子,只要尽力就可,不该为功利所累!其实又何止于此呢?现实社会里,有的人变成了赚钱的“机器”,有的像蒙住眼睛拉着名利磨盘奋力转圈的“驴子”。紧张、压力何处不在?人的欲望是无穷尽的,达到一定高度,又会追求更高的位子,要不断付出更高的代价更多的精力,无事也有三分紧张,“慢节奏”更是不敢奢求的。就像惯于鏖战沙场的战马不敢丝毫放松脚步,再也找不回“马放南山”的境界和自己。

然而不要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位“慢生活”冠军——蜗牛呢!在旷古遥远时代已生活在地球上,至今五大洲都有蜗牛,仍有惊人的生存力:它的粘液能使它在刀刃上游走也无妨;全世界最能承受重复地“高温--冷却”而不会变质变碎的东西就是蜗牛壳,喷气式飞机的一个重要部件就是仿照蜗牛壳的结构制造的。“慢生活”是不作为么?不是吧;“慢生活”会无能么?不会哦!

说起“慢生活“,还使人想起一位中国式的“快乐天使”,他既非长翅膀的小天使,也非美丽的飞天女神,他就是日日提个布袋慢悠悠地逛来逛去的“布袋和尚弥勒佛”。

 蜗牛背着螺壳走,布袋和尚背着布袋走,他倆还很有相似处呢。

布袋和尚本北宋奉化僧人,名契比。天天提一布袋,少米无钱,却日日欢天喜地:“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多少自在。”他给人传递的唯一信息就是“快乐”,“无牵无挂”的“快乐”。

这快乐的形象特征是“笑”,布袋和尚弥勒佛是个笑容满面的“笑和尚”,供奉在佛教寺庙前殿,进门就见:身材矮胖、袒胸露腹,他开口大笑、由衷的笑、尽兴的笑、热烈的笑、极有感染力的笑。人们会受他的感染、滋养,化解烦恼,净化自己,获得一种纯真的快乐。

他为什么能这么快乐?用他自己充满智慧的话来说:“要使此心无挂碍,自然证得六波罗。”要“心无挂碍”:心里只有善良慈爱,没有贪婪邪恶。清心寡欲豁达坦荡,无牵无挂也就无忧无虑了。这就是到了“六波罗(极乐世界)”的境界。自然日日快乐无比快乐。

蜗牛背着螺壳走,螺壳是它的空房子——它别无家当;布袋和尚背着布袋走,布袋是他的唯一家当——他少米无钱别无所有。但他们都是“哲学家”:蜗牛的“慢生活”,启示了“生活的本义在追求美好”。布袋和尚突出了“生活美好的核心在快乐——心无挂碍的快乐”。

朋友:请“牵个蜗牛去散步”,心中藏个“笑和尚”吧。




  

别说做人,连世俗人心目中的“神”都紧张烦忙:站着的菩萨韦陀,一站越千年,能坐下歇会吧?可他当那“保卫部长”问题太多,压力太大,敢坐么?当今捧得最红的红人加忙人财神菩萨,别以为他的日子过得最红火,来烧香求他的越多,经济问题也越多,更是累得浑身铜臭汗……所以现在的人想钱想权没听人讲想做神仙。

其实,做人,可以做“(赚钱的)机器式”、“(拉名利磨盘的)驴子式”也可以“蜗牛式”;就是做“神”,都可以是“韦陀式”“财神式“,也可以是”笑和尚式“。完全取决于自己的选择

(截自《蜗牛》)。  

 

 

上一条: 野 草

下一条:小 草 攒 雨 珠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