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人的“加州乐”

发布时间:2017-06-17

醉人的“加州乐”

 


  蔚蓝色的太平洋,阳光长年灿烂;略带腥味的海风微微吹拂;优雅的“落日大道”,两边巍然挺立的椰林高耸入云;喧闹而又恬静的海浪声,奔放而略带沙哑的流行歌曲声,过往车辆的轰轰声……这里的车流、人流竞相不停地涌向海滨,涌向大自然的环抱——这,似乎是洛杉矶海滨的一种氛围、一种境界,也是典型的“加州乐”的景观之一。


  复活节的海滨


  复活节那灭,对面小教堂的钟声特别悠扬,电视在转播水晶教堂庄严的宗教典礼。去海滨的公路上,都是休假的人,车多得几乎堵塞。一辆卡车想从我们前面挤出去,司机转过来挥手示意,一脸的无奈与歉意。海滨早已无停车位,我们只好把车停在附近的居民区,再步行去海边。


  眼前就是蓝得醉人的太平洋。视线所及的海天交接处,只有一线迷蒙的白雾。天是纯净的湛蓝,海是天的倒影。阳光下闪烁着无数银色的“星星”,一眨一眨地像小精灵的眼睛,顽皮而快乐。海潮愉悦地、缓缓地涌动。先是远处“一点白”,后是短短的“一线白”,许多“一线白”携起手来,变成长长的、低低的白色“浪阶”,迅速涌向沙滩,发出欢快的“哗哗”声,追逐着沙滩上游人的脚跟。当人们惊叫着奔跑跳跃时,它们又俏皮地细语着,悄然退回大海。就这样周而复始地与人们嬉戏追耍。


  近海,汽艇飞驰而过,留下一条条白色的浪花路,瞬间即逝;远方无数白色的三角帆点缀着蓝色的大海,安详而静谧。不远处有供游人野餐的一些大木桌凳,露天咖啡馆的彩色遮阳伞充满浪漫情调。沙滩上的人或穿着泳装下海冲浪、游泳,或躺着晒日光浴——年轻白人喜欢把皮肤晒成时髦的“小麦色”。有人在遛狗,有人在喂海鸥;老人在聊天,孩子们在拾贝壳、堆沙丘。我们家的小泠泠很快就交上朋友了:一个小白孩、一个小黑孩,正在互赠大海的礼物——小贝壳。


  沿海大约每300米就有一个方形的小房子,高高的,那是嘹望哨,用于防止和救援下海出事的人。直升飞机在盘旋侦察,执行着同样的任务。沙滩一直延伸到圣地亚哥,沿途约有16个各具特色的旅游滩区。如波沙契卡海滩以3至8月时月光下小银鱼随潮涌上滩的景观著称:圣地亚哥海滩则以看海狮到沙滩上来晒太阳、懒洋洋地大大咧咧地不怕人而闻 名……


  除了早晨教堂的钟声和电视早晚都在转播的水晶教堂的宗教典礼,海滨几乎感觉不到复活节的特色。难怪东部的美国人要说:“洛杉矶简直不是美国。”来自各国的移民风俗迥异:美国人可以穿着泳装开车,阿拉伯女孩出门还戴着面纱,墨西哥人长着东方人的黑头发和西方人的蓝眼珠,黑孩子扎着满头虬曲的短辫子……习俗不一,信仰不一,但一样的是都在复活节休假,一样的是休假就不愿在家里而奔向大自然——洛杉矶人尤爱海滨。不享受大海如此的祥和之美,那真是枉对太平洋。


  潮涌——冲浪者


  太平洋并非每天都祥和温柔。


  听说今天浪头有数米高,晚饭后我们去看个究竞。刚在海滨路边下车,就被一声巨响震撼:“轰”的一声如雷鸣,紧接着“叭”的一声如枪响,那是巨浪声。我们沿着路边的岩石缝隙小心地爬下沙滩,巨大的潮头不断地以排山倒海之势一次次冲击海岸,发出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轰——叭”!令人心颤,而脚不由自主地在高处止步。


  我怀着敬畏的心情,观看潮头的起落。天灰暗,云浓重,大海呈青灰色,混沌中分辨不出水天之际的分界线。层层浪头积成一道巨大的“水墙”,直涨到3米来高,咆哮奔腾而来,潮头仍在升起,新的“水墙”怒吼着向前冲,似嫌前面的“水墙”前进的速度太慢,猛然从其顶部冲过去,刷下一道瀑布珠帘;前面的“水墙”也不甘落后,猛冲海岸,沙滩上的海水沸腾起来,白浪汹涌,一片连续不断的、急促的“哗哗哗哗……”声席卷一切地涌上来,而后又戛然退去。


  随着海水不断涨高,新的“水墙”又咆哮奔腾而来,骇人的“轰——叭”声连绵不绝——我领略到了大自然的威严!


  就在这时,我看到潮头的最高处,“水墙”咆哮奔腾的地方,有许多人在,那是勇敢的冲浪者们。他们脚踩冲浪板,有的穿着紧身滑水衣;有的赤裸上身,只穿泳裤。潮头退去时浮向海中,又跟着“水墙”冲向潮顶,在巨浪翻涌中搏击着,一次又一次地冲上浪的顶峰。一群海鸥贴着潮头低飞,高昂地叫着,那是勇敢者的笑声。好一个弄潮儿的乐园,好一群太平洋的勇敢子民!


  天暗下来。夜雾中,我们开车从山路回去。转出山谷时,忽见山下一片无边无际的灯火,如镶嵌着灿烂繁星的天穹降落大地,令人赞叹不已。这就是夜的洛杉矶。美国西南部有两句形容自然条件的民谚:“毫不留情的烈日,广漠无边的干涸土地。”洛杉矶是建在沙漠沙滩上的城市,至今仍依靠水管引入400公里外的科罗拉多河水生存。在本难以生存的干涸土地上建成赫赫有名的大都市,实现了一个阳光下的梦。这,不正是“冲浪者”的品格令众生倾倒的自然之美.


  被西班牙人命名为“真理大道”的1号国道由南到北,沿海岸一直延伸到加拿大。过了洛杉矶就有壮观的郁金香、康乃馨大农场,有开满野罂粟花的原野……这里素有“令众生倾倒”之誉的自然之美。


  经过整齐划一的草莓地、苹果园、香蕉园等果园,偶尔有农舍精致的木楼、大车库和形状奇特的农业机械点缀其间。田野上喷水器的水雾在阳光下交织出彩虹与彩云的无际之“天”,辽阔绚丽。


  辽阔的大草原大牧场居然就在人城市边缘!天空无垠,有几只雄鹰高翔;大地无垠,有一种大空间特有的畅快感。浓密茂盛的野麦,阳光下如黄绿色的毛绒地毯,覆盖着原是沙漠的大地和线条舒缓的沙丘。时见散落的牛群,垂首轻踱,悠闲地吃这永远也吃不到头的野麦。间有苍劲的大橡树兀立其中,远远望去俨然是一幅色彩浓重的油画。


  真正令人倾倒的仍然是大海。


  这里海边的沙滩极少,岩壁上的公路边停了许多来看海的车,附近的野地里驻扎着迷恋这里风景的人的帐篷。居高望远,海是深蓝的,如流动的玻璃,间或变幻着浅蓝、浅绿。海天交接处有一抹蓝色的雾,朦胧如梦。再往前,路面越来越高,远望下去,海如同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着波纹的花边,厚重、深沉。我从未见过如此“固体”感的海,犹如进入了蓝宝石的神话之中,沉醉了。


  拨开一路伴随的黄色花丛走向海边。海边不是细沙,全是小石子。岸边岩石一片一层,如固定的云。近海的礁石奇形怪状:有的如一只抬头眺望的海龟在向岸上爬,有的如历经沧海桑田的两个老人在对话,有的如兔子竖起双耳倾听车辆驶过,有的如小憩的雄鹰,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振翅高飞,直插云天……无一不充盈着大自然的灵性。


  夕阳下的大海远望如金丝绒一般,感觉竟是毛茸茸的。怪哉,奇谲的美!近处的浪花是绿色的,半透明如琼瑶碧玉。踏浪,追着潮水退处俯拾美丽的贝壳,捡到一只雪白的有“鞋底”、“鞋帮”没有后跟的拖鞋形贝壳,说不定是灰姑娘或海公主的魔鞋吧?


  此时的大海又如一面大魔镜,闪烁中变幻着奇光异彩,难怪人们总把仙境想象在海中。


  南加州是椰林、棕榈的世界,北加州则松树多。这里的松树都横向发展,有点像黄山的迎客松,却没有黄山松的灵秀之气,眼前的它们更粗犷,且都成林。进入硅谷,大片大片的剑麻花如同给山披上一件黄绿色的迷彩装。裸露的山岩爬满大块的苔藓,时而会有闪光的矿石放着异彩。内华达山脉的风彩,也如此迷人。


  其实细想起来,这一路更多的是人工改造了的沙漠,车如流水的高速公路,大片风力发电场,牛马成群的牧区,整齐划一的农田,还有硅谷幢幢黑色高楼和蛛丝似的电线网……典型的高科技集约型的西海岸!以知识集约型见长的西海岸!能有如此清纯本色的自然美?追溯其源:自1840年一1850年,淘金热后,致富以后,建成什么样的社会能成共识?“自由与富足”外,更为理性的足:从淘金热一味向自然索取大量破坏生态,到致力保护生态的根本转变;人们不再把自然当作赚钱的对象,而是保护它,能舒心地在自然怀抱中徜徉。

上一条:

下一条:纽约印象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