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萨斯琐记

发布时间:2017-06-17

堪萨斯琐记


  
  堪萨斯州是“美国的面包篮子”。位于美国中西部,土地肥沃,气候宜人,是农业“大省”。


  那是1995年,女婿到俄亥俄州克里夫兰一个大医院里搞科研去了,女儿还在劳伦斯的堪萨斯大学读研究生,同时兼助教。小外孙女玮妮只四岁,我从洛杉矶赶过去帮帮女儿。


  堪萨斯大学印象


  果然名不虚传:堪萨斯大学是全美“十大校园”之一。建筑庄严宏丽,不同一般。大学占领了一座山,山不高,建筑群都是大楼幢幢,互相辉映。仅山冈上一字排开的四幢十层大楼的学生单身宿舍,就无比恢宏了。处处是大而广阔的绿色草坪,更增添了这里的“大气派”。


  这里设备精良,资料丰富。它的体育场、健身房、游泳馆……都是一流的设备。我常去的东方园书馆,见中国书籍收集甚广,国内都销售有限的杭州市政协编的《杭州历史丛编》居然在这里上了架,见一个应是“巾国通”的美国人在阅读。这里一个“人类学”系的陈列室,就堪称一座专业的大博物馆……


  但是,如果你细心一点,就会发现,许多大楼都镌刻着“XXX捐赠’’的标记。是的,这里许多建筑和设施,都是从这所大学毕业出去的校友捐赠的。他们有了成就以后,对母校作贡献,以报答母校对他们的培养,从而使今天的堪萨斯大学如此恢宏庄丽,终成全美“十大校园”之一,看了令人感动。


  难忘那位学生歌手


  那位学生歌手我连名字都不知道,但却难以忘怀。


  那天是“保护地球日”,知道有个宣传地球日的义务演唱会.地点就在单身学生宿舍楼群下的大草坪上。草坪从山冈上一直沿着山坡往下延伸,直至山脚下带家属的、主要是研究生的一排排宿舍边。晚饭后,我们都去观看。临时舞台边一辆大客车送来演员也是临时化装室和“后台”。演员不多,也都兼鼓手、吉他手……音响设备好,开演后偌大的空间中依然热闹非凡。唱得最好的是一位男歌手。他演唱时,山上大楼中许多人涌向窗口,大声喊他,大声与他对话!他,就是堪萨斯大学的学生,也住在这群楼里,所以他演唱特别火爆。


  让我难忘的不是他动听的歌喉,而是演唱完后,他对着麦克风陈述的“自自”。


  他从小就没有父爱,冷酷的父亲抛弃了他和两个姐姐,靠他“单亲”的妈妈含辛茹苦抚养他们,他们很穷。他长大j,从三姊弟卖唱糊口到他大红大紫地成了名歌手,他忽然很有钱,车子、房子、女友……什么都有了。钱多得没处花,他开始吸毒。于是他又失去了曾经得到的一切,更失去了健康!他堕落、潦倒、想自杀……是教会拯救了他,使他重新有了生的希望.他戒了毒,考上了堪萨斯大学……他成了一个虔诚而善良的教徒,并用歌唱赚钱救济穷人,多行善事。他琨身说法:戒毒、珍惜生命、保护生态——保护地球。


  我买了一张他歌唱的碟片,为了他那动人的人生故事。


  请中国留学生吃饭


  外孙女玮妮四岁,乌黑发亮的大眼睛上很长的睫毛一律向上翻起,长得很可爱也很文静。可是有一天她把脚翘得高高地叫我看:“外婆,哈哈,我的脚很大.嫁不出去的。”一脸得意的样子。这怎么是小玮妮讲的话呢?谁教的?我问女儿,女儿笑着说:“还不是那些中国留学生。”原来是这样:玮妮白天上幼儿园没问题,从幼儿园接回来后,晚上女儿常常要给大学生们上课,玮妮怎么办?只好由实验室里的同事——几个中国留学生帮忙管。玮妮可爱,大家也喜欢管,她就成了留学生们共管的孩子。可这几个都是男生,而且谁也没有带过孩子。今天跟这个,明天跟那个,不知他们怎样耍小猴似的跟她玩,弄不好时自有一招:带玮妮去麦当劳吃一顿,在店里的儿童游戏室玩一会儿,很管用。有时也有几个人一起逗她:“玮妮,你妈没空管你,嫁出去算了。”玮妮不懂“嫁出去”什么意思,但“出去”一定不是好事,反驳说:“不出去,我不嫁出去。”吵来吵去,是谁看了看玮妮的脚安慰地说:“哦,玮妮脚大,嫁不出去的!”玮妮总算有了“救星”,于是常喜欢把脚翘起来,很得意地说脚大嫁不出去的话,而这,又把大家逗得更乐。靠他们帮忙带玮妮。我决定请他们吃顿中国饭,女儿说这是他们最高兴的。她给他们打电话通知时又搭上“任务”,如谁带两张椅子来,谁的锅子大,先送来……反正都有车,马上送到。


  这里没有中国店,女儿和我去·家越南人开的店里买了些可以做中国菜的东西回来。我打算炒八个菜,炒到第五个菜时房子里的警报器呜呜地大叫起来,把我吓了一跳,原来美国人不吃炒菜,或煮或烤,今天我接连炒菜,油多,室内空气污染超标,我只好改“炒”为煮,心想一定不好吃了。谁知他们一到,大叫“满汉全席”,毫不客气,用手捞了先吃起来……


  在和他们一起吃饭时知道,全都毕业于国内一流名校,大都在国内已有很好的工作。有人说他们到国外来是为了贪图这里的物质享受,错了。如果他们贪图享受、安逸,完全不必出来。这是一群“不安分”的人,在专业上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拼搏、攀登是人生之乐。他们的发式、服装马虎得远不如国内一般的同龄人,但他们从事的多为当今世界的尖端。


  回程的趣事


  我回洛杉矶时,女婿从克里夫兰回来送我到机场。那天我略感不适,上飞机前女婿对检票的人说了,希望途中多照顾我一点,我听了也不以为然。


  也真运气不好,快飞到丹佛时,雷电加暴风雨,乌云像崇山峻岭,飞机穿行其中很吓人,而且无法按时降落。我要从丹佛转机,这样就会赶不上从丹佛到洛杉矶的飞机了,心里很急。飞机误点降落后我急急问清我买联票去洛杉矶的那个航空公司的候机厅:在“B”道第41号厅。丹佛机场是美国最大的机场,就像一个城市。找到“B”号道,还要跑完40个候机厅才能到达,中经好几个商场……我心急如焚,飞快跑步。可是一看,怎么只我一个人在跑?原来中间的“大马路”是电动传送带,不用走的。我赶快上去,又不放心,在传送带上还连跑带走地赶时间。


  总算赶到了第41号候机厅了,问这个航空公司工作台的人,知飞机尚未起飞。又问已超过时间,为什么还未起飞?回答说:前面有飞机误点,这班飞机要等买了联票的顾客,所以尚未起飞。原来还有这样的规矩.真为顾客着想,我本可不用赶死赶活的。不过我还是希望早点上飞机。心想不会讲英语的人是会受到照顾的,我的英语是没得好,就对工作人员说:我不会英语,希望照顾早点上飞机。谁知他听后对着我笑,心想有什么好笑的?但我也笑了,我想起来刚才就是用英语和他说话的呀!他笑了以后还是让我第一个从刚打开的通机舱的门进去,我很快上了飞机找到了座位。


  正当我定下心来喘口气时,有个年轻男子拎着一个收起来的轮椅,大声在寻找“钟婴太太”,我说我就是,不明白这个陌生人找我干什么?他看到了我,就笑起来。原来我女婿对检票员说了我身体不好请多照顾我的话后,航空公司就通知丹佛机场,准备用轮椅送我转机的。在飞机降落后他们没有找到我,一路我又跑得飞快,最后就变成这样:我这个该坐轮椅的人,比这个推轮椅的人跑得快,我比他先上了飞机!


  他又说:洛杉矶机场也通知了,可以用轮椅接我。我说我都比你跑得快,我还需要轮椅吗?说得大家笑了。但他还是热情地说,因为误点,到了洛杉矶机场如果家人没接到,可以找他们航空公司帮助——这些都是免费的。


  这家航空公司的名称我忘了,但我不会忘记他们的服务精神。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