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奢者难长久

发布时间:2017-06-17

豪奢者难长久


 
  《光明日报》介绍了深圳的余彭年先生,将数十亿财产无偿捐助给国家和社会福利事业,每年将免费医治4万名白内障病人,不禁令人感慨万千。

 

       我并不眼红别人住别墅,坐高级轿车,有高档享受。既然赚到了钱,自然有权利享受,投资公益事业与不投资公益事业,悉听尊便,谁可以指手划脚、说三到四呢?只要是有了钱,就用种种办法豪奢,甚至到了匪夷所思、令人心惊的地步,让人觉得这不像是艰难困苦中奋斗致富的人才会产生的思维逻辑,这就难免要让人议论了。谓予不信,试举几例:

 

       北京有位先生花36000元去制作一件真丝龙袍;西安某商场展卖一双女靴,用整张蟒蛇皮制成,还镶嵌钻石278颗,标价98万元;北京有的人举办婚礼,耗资上百万元;南京、杭州推出满汉全席,一桌动辄就是多少万;最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花几十万元买颗荔枝送给岳母尝鲜,花几十万元去买个桃子给母亲祝寿的;还有,吃一只大闸蟹用去18万元,买一只极品蝴蝶36万元,买一只宠物犬要20万至30万元的;而成都出现的人参宴席一桌要价500万元,据说用的是千年山参……

 

       在豪奢后面,很明显隐伏着一种阴影。

 

       在华夏大地尽管推翻专制皇帝有100多年了,但是,似乎还残留着一种基因:有的人总希望过一过千千万万民众连想都不敢去想的特殊生活,去享受一番当年皇帝享受过的一切。这一种基因随着条件的改观而翻腾作怪。要不然,为什么有的人那么热衷于皇帝穿过、吃过的东西?为什么那么爱掼只有古往今来的皇帝才会掼的派头?

 

       历史往往有一条自己的规律,现今也不例外:豪奢者难久长,“富不过三代”。有的对不起仅一代就亡;有的第一代打天下,子孙娇生惯养,以致吃喝嫖赌,第二代便垮台。凡豪奢者,因为钱来得太容易,所以毫不珍惜;大凡炫耀于众、挥霍无度者还能久长得了?

 

       真正聪明的富人,平时并不讲究奢华,即使请朋友吃饭,也从实际出发,绝不会菜满满一桌,用高档酒乱灌,非灌醉人不可。在香港,有的富豪请客时,餐毕有剩菜,坚持打包带回家,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他们把节俭作为一种美德。但他们对于公益事业,知道自己的财富取之于社会,理应用之于社会,不惜大把花钱。这么一对比,不能不让人感到:豪奢者,绝非凭自己几十年努力而创下的财富,不过是爆发户一个,自然钱来得轻易去得也快,断难长久得了;而知道钱来得艰难,因而总想用在更积极的方面的人,豪奢对他们来说,无异于一种败家子行为。

 

        现在国内的富豪,也就是在近20年内迅速富了起来的。他们确实具备了胆识、眼力、不在乎风险的特质;但同时,认真圈点一下,也不能否认的是,这些人利用了国家的尚未配套的政策、结交权贵和“双轨制”形成的价差,迅速致富。可以这么说,这些富豪的变富,相对而言,代价是甚少的;人们对其有一定期待,静观其遵纪守法、公德之态,也就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了。

 

       时代大变,富,受人尊敬;富翁,更受人重视。但是富人要让人们从内到外、从一时到永久地敬重和钦佩,还是要像余彭年先生那样,热心于公益事业;而豪奢的结果是:败坏自己的形象,迅速走向腐朽。

上一条:活物的灵性

下一条:关于美女俊男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