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博客 > 名家专栏 > 曹晓波

一个人的集结号(3)

发布时间:2017-05-06

一个人的集结号(3)
2008年01月29日  09:54:44    杭州网

 


一件文物到手,不仅是欣赏。什么年代,哪个时间段,什么特点?一看,我能说出八九不离十来。比如“文革”宣传画,色彩浓烈,人物刚毅,和上世纪五十年代有很大区别。“文攻武卫”,“清理阶级队伍”,一件文物体现什么,都有讲究。靠什么?多读书,上下几千年,我什么都看。


(幼儿园的成绩单拿来了,是一张“1964年上学期大
班儿童在园情况”:“凡建川1957年4月4日出生。能按时入园,遵守生活制度。学习较好……能正确地计算10以下的加减法,从1数到100……)“樊”写成“凡”,这也是从收藏中看出时代。


我说过,这15年,是中国人发家与收藏的年代。搬迁,拆旧房,换新房。中国人一富,旧的都不要了。搞收藏,杭州也有吧?人家搞古玩,我拣人家不要的。都说我是“樊傻儿”,现在明白了,收藏这些“破烂”,少说我增值了几个亿。要是从藏品的价值讲,现在的个人资产,我在四川算高的。

 


我选择安仁建博物馆,也是偶然。2003年,秋天,我去安仁。硬朗的公馆建筑,军人的刚强气质,我一下子被吸引住了,我也当过兵。西岭山、花水湾温泉又近在咫尺。我当场决定买下那一片土地和公馆,将“建川博物馆聚落”落户安仁。这一投,就是两个多亿。这钱要是投入房地产,能从银行贷出十几个亿来,再运作,滚成几十个亿,建川集团就不是现在的规模了。

 


为了博物馆,我是勒紧裤带。七千平方米的办公楼卖掉了,租了这菜市场的楼上。用四川话说,博物馆是我的幺儿喔,幺儿最亲。建川集团中别的公司都赚钱,只有幺儿是个钱窟窿,我得赚钱养它。2007年不错,两百来个人亏了这么多年,开始能自负盈亏了。我说过,只有做到以馆养馆,这博物馆才能承传下去。哪怕我闭眼了,心也安了,也算是提前写遗嘱给国家了。

 


现在博物馆给了成都市,我还是要投入,我还要建25个展馆。我的藏品,从藏起来自己看,到现在让大家看,就是想让观者自己去体味文物的价值,认识历史。

 


“文革”生活馆、“文革”章钟印馆,都是中性的。血性的拿不出来,时候不到。被害人的家属还在,害人的人后代还在,几个方面都不允许。想过了,就算这辈子拿不出来,留给后人去慢慢研究。

 


“文革”题材可挖的多得是。我当过知青,知青到博物馆搞活动,看到“文革”展馆,流泪啊。现在的小青年不懂。我在搞一个知青生活馆,这馆的设计者也是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建筑系张毓峰。我还要搞一个记忆广场,基调是红色的,“文革”过来人创造的记忆作品,每年放10件。“文革”一段,就是100件。既是一种雕塑,也是一种装置,鲜活。

 


你说“文革”章钟印馆旁边的那个建筑为什么停工?还差两三千万资金。这是聚落中最大的一个展馆,准备设六百个展厅。没钱,暂时停下来。我得拼命挣钱,用当年的话说:“抓革命,促生产。”我把博物馆聚落给了政府,我也不能给一个包袱喔。只要我在,这馆还得建下去,名字想好了,“新中国六十年博物馆”,争取2009年开馆。


喔,对了,最新搜到一批“文革”日记。从一个报社的老总手上收的,信息量相当大,史料价值也大。老总叫什么?不便讲了。对我来说,一小张“凭票供应月经带一条”的券,与45吨日军碉堡,都是一样的分量。


现在整个集团公司有两千人,要发工资,每一分钱都得我自己掏,我不能亏待他们。我要发展,首先要考虑生存。往前看,安仁的发展相当可喜。你今天从安仁过来用了一个多小时吧,市政府正在建一条从成都到安仁的直线高速公路。以后,从这里到安仁,半小时够了。

 


好,今天就到这里喔,小吴还得赶回安仁去,我也有不少工作。


(曹:希望樊总再给10分钟,说一下日寇当年对中国的“七分论”。还有,“七分论”对台独的影响。)


你在展馆中没看到?摆放不明显喔。小吴,我说了,这题材要放在明显的位置,你回去告诉一下!这是1944年,也就是昭和十九年的一册《大东亚共荣圈民族分布图》。当时拿到手,我也奇怪。这分明是一张中国地图,怎么涂了七种颜色?


仔细一研究,是日本人将中华民族分割成了七个不同的人种,有“满洲族”、“支那族”、“西藏族”、“新疆族”、“印度支那族”、“蒙古族”、“台湾族”。为啥?就是想挑起我们民族之间的矛盾,坐享渔翁之利。我发现《大东亚共荣圈民族分布图》出版的年代,正是台湾在日寇侵占下李登辉受教育的年代。这种分裂、肢解中国的情结,深深印在了李登辉的心中。他后来提出中国的“七块论”,根源就在这里。


四、司机如是说——当副市长好好的,辞了;“建川”原来是成都房地产前五位,一搞博物馆,钱全投了;十个博物馆,两个主题广场,一片地,捐了……他干什么事,一般人都不能理解。


(送我回宾馆的司机姓游,宜宾人,樊的老乡。)你是杭州日报记者?哦,成都不少记者想采访樊总,他总说没空。


你问我对樊总的印象?他啊,干什么事,一般人都不能理解。在宜宾当副市长,好好的,辞了,到成都来打工。连他的秘书都想不通,秘书来成都办事,撞见他在干活,都掉眼泪。


成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是谁,知道不?“蓝光”。五年前,“建川”和“蓝光”是齐名的,成都前五位。樊总一搞安仁博物馆,钱全投了。现在“建川”落后20名。


你问工人的工资?这几年没减过。前几年博物馆亏损,那两百多个人,一月还是一千多块,这在安仁很不错了。以前,我们“建川”的办公楼,没到过吧?气派。2003年,建博物馆,办公楼卖了四千万。现在,那楼涨到一亿多喔。


想不通的,多了。就是这个月的16、17日,樊总和他老婆一起去办的公证:十个博物馆,两个主题广场,那一片地,全给政府了。要说樊总老婆,就是不一样,成都找不出这么开通的女人。樊总有一个女儿,就不留一点给她。不说钱,就那心血,2003年博物馆刚建时,樊总一天才睡三四个钟头,眼圈像熊猫一样哦。


哎,我们这些凡人看樊总,看不透。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