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博客 > 名家专栏 > 曹晓波

一个人的集结号(2)

发布时间:2017-05-06

一个人的集结号(2)

                                                                  2008年01月29日  09:54:29    杭州网


 

  还有一件文物也和你们杭州有关,扇子,扇面印的是1937年杭州市政府编的抗战歌谣,小楷。(《一个人的抗战》第175页,有扇子照片,摘歌谣一段如下:“捡了些瘦瘦矮矮的中国人,戳瞎眼睛割下身,拍了照相送日本,算是我们杀死东洋人,电报打得一天星,回去讨救兵。”杭州味很浓。

  为了和平,收藏战争。这是我的宗旨。现在我有抗战文物2万多件。所有文物中经北京专家鉴定的国家一级文物57件。来源,一是老兵;二是留学生;三是古玩商。还有华侨、文物店、拍卖公司。


 

  可以说,浮在表面的,我基本见了就收,一网打尽。深层次的,比如1945年日军投降时上缴的“113件关防(公章)登记册”,1946年台湾省行政公署上报中央的“解征日侨遣送名册”(这两件后来都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就靠“挖”了。有一次,中国书店拍卖公司告知,一批抗战文件要出手,起价才几万。日本人得知,一表态就是20万。我说不能拍,一拍,这价没个谱。结果,拍卖公司帮了我。不拍了,卖给我。

 

  2004年夏天,傍晚,我正准备离开办公室,一个电话打来,号码很熟。一接,是长期与我合作的文物商,他说天津一位王先生藏有一套日军日记。我问他一套是什么意思。他说有七八本吧。我说真是当年日军的?他说应该是的。


我当即买了飞机票连夜飞天津,第二天一早见到日记。当时的心情,很难重述。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这是真的。日记七本,附带一本影集,我如数掏钱,当场买下。我不想这批文物再东荡西荡,也许,它会落到日本人手里。

  回到成都,我立即找人翻译。迫不及待阅读。两个小时后,我打电话给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辑,说了我的感受。编辑很敏感,才几天,就决定出版这部日记与照片。这就是《荻岛静夫日记》。


荻岛静夫,1937年8月进入中国,到1940年3月,没有间断过日记。70年前的淞沪抗战、慰安妇的惨痛、日军为试新刀而杀掉几个战俘……都有谈及。震惊,愤慨,这就是历史,这就是我所追求的在文物上还原的历史细节。

各种日军侵华地图我收了很多,一张1940年汪伪政府印制的南京地图清晰标明,南京最高法院的隔街,有两大一小三个水塘。有一个日本老兵东史郎,侵华的负罪感,一直使他心灵不宁。他写的《阵中日记》,记述了原分队长桥本治光在南京最高法院门前,将一个中国人装入邮袋,浇上汽油,点火焚烧。最后系上手榴弹,投入池塘炸死。


1993年4月,桥本治光以日记“不实”、“毁损名誉”,将东史郎告上东京地方法院。因为,后来的南京地图上原“高法”前没有水塘,桥本甚至说“南京大屠杀也是虚构”,要求东史郎赔偿损失。轰动一时的“东史郎诉讼案”,审理长达六年,最后东史郎败诉。我这张地图,可以证实东史郎的述说方位是正确的。问题是,东史郎的《阵中日记》是后来追记的,在法律上就失去了证据的作用。


不少日本老兵看过我的抗战文物,深有感触。有一个盐谷保芳先生还送过我几件侵华的日军用品,2002年,他又来了。我说当年你在东北打过仗,愿不愿意看一看你们的对手,宜宾的英雄,赵一曼?他去了。盐谷保芳说,建川君,平时我向中国人民请罪都是鞠躬一分钟,这次我要向赵一曼鞠三分钟。他鞠了下去。盐谷保芳鞠的角度大,加上80岁高龄,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扶他起来,他又补鞠。

 


我对日本军国主义死魂的复活相当愤慨,但我不赞成上街游行的砸、骂、暴力行为。“奥田大佐在成都栽了!”这一节你注意到没?一张照片:日军飞机残骸上的机身标志,是三菱公司制造的。1939年,日机轰炸成都18次,伤亡3000多人。

 


我希望日本人能记住史实,希望中日友好,贸易往来。2002年吧,日本三菱公司和我洽谈电梯的出售。说实话,三菱的电梯不错。但我从媒体上看到,日本篡改教科书的赞助商正是三菱公司,我当即终止与三菱的谈判。我就要给它们一点颜色看看,不买它们的电梯。我告诉翻译,我不可能为日本篡改历史间接出力。

 


我一直想写本书,说说汉奸这个层面。我从小就不理解一个人为什么会当汉奸,背叛是卑鄙的,更何况背叛的是一个民族!又偏偏是在抗战进行之中,出了百万人的汉奸。汉奸不等同骗子、抢劫、强奸,他们本来是一群智商超众的人:汪精卫、溥仪、陈公博、周佛海、郑孝胥……


令人费解的是,经常能看到郑孝胥(伪满洲国总理)的书法出现在拍卖场上,标价还很高。买去的人悬挂在大雅之堂,沾沾自喜。我不知道这是健忘还是无知。我准备单独设一个“汉奸馆”,能把这个问题挖透,后人的精神畸变就能少一点。

 


三、新中国文物,收藏近在眼前的岁月——幼儿园的成绩单:“凡建川1957年4月4日出生。能按时入园,遵守生活制度。能正确地计算10以下的加减法,从1数到100……

中国人一富,旧的都不要了。人家搞古玩,我拣人家不要的。都说我是“樊傻儿”,收藏这些“破烂”。

 


哈,辞了副市长去打工这一段,来的人都要问这问题。材料上该说的都说了。当官的前景,我看穿了。我辞官来成都,先在港资公司打工,搞装修。后来自己干了,六七个人合股,一百万块吧。我大股,也就十几万块。干了几年,有的人挣了钱,退出了,我将这些股收了进来。现在,我是51%的股。

最早的收藏,应该是我幼儿园的成绩单。××,你把成绩单拿出来!后来,从收藏到研究,就像吃苹果,吃出味了,想停都停不住。到了有七八万件藏品时,我就“做”进去了。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