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博客 > 名家专栏 > 沈念驹

《比安基动物小说》译序

发布时间:2014-10-15

《比安基动物小说》译序

 

  维塔里·瓦连季诺维奇·比安基1894年2月11日生于彼得堡。他父亲是生物学家,在作家的童年就培养他探索大自然奥秘的兴趣。比安基后来报考并升入彼得堡大学物理数学系自然专业,与家庭的熏陶不能说没有关系。他在科学考察、旅行、狩猎和与护林员及老猎人的交往中,着意观察和研究自然界的各种生灵,积累了丰富的素材,为尔后的文学创作打下了坚实的生活基础。1928年问世的《森林年报》(早年译作《森林报》)是他正式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标志,也是他对大自然长年观察所结出的丰硕果实。《森林年报》很快以其独特的视角、丰富的内容和引人入胜的情节赢得读者好评,成为小读者最喜爱的读物之一。这本读物内容不断补充、再版,成为专门介绍大森林及其“居民”们生活的别具一格的百科全书。他作为优秀儿童文学作家的地位也从此确立。以后比安基创作了大量以大千世界中各种生灵和自然现象为题材的小说和童话,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创作风格。1959年6月10日比安基在列宁格勒(原彼得堡,现名亦同)逝世,享年六十五岁。他的作品集有《森林中的真事和传说》(1957年),《中短篇小说集》(1959年),《短篇小说和童话集》(1960年),《森林年报》(1961年出到第十版)。

 

  和众多其他的儿童文学作家不同,比安基的小说或童话里既没有仙女巫婆,也没有白马王子和灰姑娘;既没有法力无边的神仙,也没有力大无穷的勇士;既没有凶残成性的恶徒,也没有救苦救难的善士,他写的主要是自然现象和生活于现实世界的生灵万物,尤其以飞禽走兽为多。比安基是描写动物的高手。作为他作品主人公的动物无不栩栩如生,个性鲜明。由于他对生灵百兽长期细致入微的观察研究,他笔下的动物从体貌特征、生活习性到生长规律。都与科学著作中的表述相吻合。但这些作品绝非科学著作,它们是合乎科学道理的艺术创作。《大山猫的故事》中的主角,大山猫摩尔祖克,是一只通灵性的野兽。经过安德烈依奇老人的驯养,它虽然有了几分温良恭顺,懂得与人亲近,但是大森林的生活环境又使它不失猛兽的本性。它能成为老人的好帮手和好朋友,帮他看家、牧羊、抓猎物,还能根据老人的指令表演自己的技能,但一旦野性发作,则凶猛异常、无可匹敌;当它从动物园里脱逃以后,连荷枪实弹、纵狗追捕的猎队也不是它的对手;与人长期的共处又使它平添了智慧,它的狡黠与智谋使追捕它的猎队束手无策,败兴而归。它心里善恶分明,对待善与恶的态度毫不含糊。它对安德烈依奇老人百般依恋、温和可亲,在他面前俨然一个听话的乖孩子,从不淘气。当它逃脱牢笼、终于回到老人身边时,就如久别重逢的孩子那样亲昵可爱。但是对于加害自己的坏人,它保持着高度警惕,随时准备发起突然攻击,连骗它至动物园受苦受难的美国人杰谷斯也命丧它的利齿。通过摩尔祖克被人收养、驯化到被骗至动物园遭受厄运,再到在安德烈依奇老人去世后回归自然的故事,作者提出了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问题。该小说创作于1925年,在那个时代作者便关注这样的问题,其富于前瞻性的目光委实令人钦佩。

 

  《孤兽》中的驼鹿是另一个个性鲜明的典型。它体大力强,在森林中独来独往,任何猛兽都不是它的对手。但是它又十分温和善良,与周围的许多小动物和睦相处,交情非浅。最有趣的是孤兽与大雷鸟互助互惠、唇齿相依的关系。它们相互关心,彼此思念、互通信息。每当危险临近时,大雷岛总会及时报信,使驼鹿平安脱身,化险为夷。动物界的这种共生现象并不鲜见,比安基通过细致观察发现了这一点,生动地编进了自己的故事。孤兽聪明非凡,善施花招,使跟踪追杀它的大学生屡屡失手,狼狈不堪。尤其可爱的是驼鹿竟会做梦。通过梦境的描述作家向我们展示了驼鹿的成长过程和生活习性。用故事形式传授科学知识,可谓匠心独运。

 

  《海途万里》中的海雁不是孤立的一只候鸟。作者通过海雁南来北往远涉重洋的经历,同样用故事的方式叙述了众多种群候鸟的生活习性和迁徙规律,也提出了人类如何对它保护的问题。

 

  人为万物灵长,比安基的作品自然不能不涉及,所以也有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不过作者主要是通过对人的描写表现各色人等对待大自然的生灵万物、对待自然环境和资源的态度,从而宣示自己保护自然环境、保护生态平衡和自然资源的主张。同样是狩猎,有人借以谋生,但不破坏资源和生态;有人借以致富,便不择手段,肆意杀戮;有人出于虚荣,不计后果,毫无原则,滥加捕杀;有人有限捕猎,却是出于探索和揭示大自然的奥妙,从而研究如何有效地保护环境和资源。

 

  《大山猫的故事》里的护林员安德烈依奇老人虽然也猎取野味,但仅止糊口,而且他维生的依靠主要是两头奶羊。他严守国家的禁猎规定,不杀孕期母兽,为了保护母狍生命而击毙向它攻击的大山猫,却又收养了大山猫的幼仔。他收养的大山猫长大以后成了他的朋友和助手,彼此相亲相爱,人兽情深。在驯养大山猫的过程中,他从不使用棍棒,彼此的关系俨然父子。当他被逼无奈,动物园主美国人杰谷斯将大山猫强行夺走以后,他去那里探望爱兽,暗中打开笼闩,使之得以脱逃,重获自由。在它回到老人身边时,那种久别重逢两情相依的情景任何人看了都会动容。而杰谷斯则是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的卑劣之徒。他对动物毫无怜悯,不知爱护,饲养它们只是为了谋利,当然不会善待。动物园里的动物所受的待遇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无论是神情忧郁的黑熊,还是呼天抢地、顿足捶胸地哀号的猩猩,更不用说曾经深受爱抚而今身陷囹圄忍饥挨饿的大山猫,它们的处境都令人心酸忧虑。为了夺取大山猫,他对安德烈依奇老人利诱威逼,无所不用其极。

 

  《孤兽》里的那位大学生为了在心爱的姑娘面前露一手,竟夸下海口要射杀林中巨兽驼鹿。在与驼鹿的较量中他屡屡败北、出尽洋相、吃尽苦头,最后还是人的良知占了上风,放弃了猎杀的愚蠢念头。比安基在这里重提了人应如何对待自然的问题。

 

  《海途万里》中作者描写了另一类人。他们关心自然,爱护世上的生灵,致力于探索和研究自然界的奥秘。那位从集市的猎人手里买回被捕的海雁饲养,又在它脚上套上标记将它放归自然,并且致信鸟类学会会长、希望今后有关方面关注它行踪的人,就是一个代表。他这样做,就是为了研究候鸟的生活习性和迁徙规律。这篇小说写于1923年,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人定胜天”、“向自然索取是我们的任务”这样的教育后开始反思人类应对自然采取什么态度的今天,重读八十多年前比安基的这篇小说,感受会更加深刻。

 

  《阿尔沙克的秘密》描写了对野生动物的态度截然不同的两个人。阿尔沙克严守禁猎规定,珍视生态平衡。他是位工程师,发明了在夜猎时百发百中的装置,但从不滥捕滥杀。多少人想探得他手中的秘密,总是无功而返。他只偶尔射杀雄兽,无害于种群繁殖。之所以这样,正如他自己所说,是因为“我们应当作为头等大事来解决的是如何拯救这些野生动物免遭灭绝,如何使每个人约束自己”,因此他赢得了青年猎人的尊敬,并与他一起探讨有效保护自然的问题。而阿赫梅特老头则是一个愚蠢贪婪之徒,为了打猎致富,他千方百计地想窃取阿尔沙克能够百发百中、屡试不爽的秘密,甚至暗地跟踪,企图狠下毒手,却终无所获。最后诡计被识破,无地自容而逃之夭夭。短短四千多字的小说将正压邪、善胜恶的斗争表现得淋漓尽致。

 

  《循迹跟踪》里的护林员之子、十一岁的叶戈尔卡滑雪林间、独自出猎,夜间遭遇群狼,机智脱险。父亲循迹寻找儿子,通过雪地留痕解读儿子一路的经历并发现险情,救回爱子。这篇小说有别于其他四篇,虽然也写各种动物,却以写人为主。读者不仅可欣赏到皑皑原林中冬夜的奇景,也能认识了活跃在那里的许多生灵,更钦佩小叶戈尔卡勇敢、机智、沉着、果断的品格。

 

  收入本书的小说是笔者早年旧译,1982年在浙江人民出版社首次出版,后又在浙江文艺出版社重版。当时就有一些朋友对比安基动物小说的主题表示赞赏。二十五年后,当人类日益关切“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个命题的时候,人民文学出版社适时地重新出版这些作品,让读者知道早在上世纪初,便有高瞻远瞩的作家在关注这个问题并用自己的创作给人以形象的启示了,个中深意不言而喻。我谨在此向编辑们表示深切的谢忱和敬意。

 

  沈念驹

 

  二○○七年初夏于杭州西溪陋室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