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博客 > 名家专栏 > 楼奕林

【萤火河】

发布时间:2017-04-27

萤火河
作者:奕林  朗诵:刘晴天


  很多的东西常让我感觉是梦,过去的一切都是真的吗?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江上,夜风吹拂着白雾飘来飘去,像幽灵般无脚无手却拖着曳地的纱裙。我抱紧双臂,感到寒冷似粘滋滋的水蛭在爬进每一个毛孔,那是雾在浸入我的肌肤。


  但我坚持着不进船舱。甲板上只剩下我一个人。

 

 

 


  雾越来越浓,一阵一阵袭来一团一团滚来一层一层将我包围。那雾中似乎会出现一个山怪将我掳去,我浑身粘湿打颤。船还在开着。山月在雾的消蚀下逐渐黯淡下去,像一面失去光泽的旧镜子。两边的山影黑洞洞的,加深了周围的阴森。我突然觉得自己跌进了一个迷魂阵一个陷阱一个空茫茫的无援无助的世界。我已经分不出东西南北,我不知道船是在向前开还是在倒退或是在转圈。我晕头转向。我恐惧万分。

 


  但我仍然坚持着不进船舱。船舱里,歌声笑声掌声此起彼落。

 


  我要坚持到最后,我必须看到萤火,我心里对自己说。假如萤火真的出现,我才会相信很多的东西不是梦。在这江边,也是同样的夏夜,我曾经千真万确看见过千万只萤火虫汇成的一条萤火河。那是多么绚丽的图景,简直无法用笔描绘出来。那时的我还年轻,心里充满对生活的信心和向往。经过多年的折磨折腾,我已经被生活揉成一件皱巴巴的旧衣服。我伤痛累累,我心灰意冷。我的血还会发热吗?我的生命还会发光吗?我必须看到那一条萤火河,我才会相信很多的东西不是梦。

 

 


  远处传来了猫头鹰凄厉的叫声,像匕首一般穿刺着夜。我抱紧嗦嗦发抖的身体对自己说,再坚持十分钟,假如再不出现萤火,我就进舱。
时间在一分一秒消逝,江水在汨汨流去,清冷的月光透过雾层霜一般洒下。看不见眼前的任何景,只看见极远处江岸上的路灯在雾气中倒像一只只硕大的萤火虫在闪烁。终于感觉到了船舵在转弯,船慢慢地掉了头,沿着岸往回行。

 

 

 

 

  然而,奇迹出现了。岸边一条波光粼粼的带子在起伏在舞动。光带越来越宽,是成千上万只萤火虫汇聚成的一条萤火河,一闪一闪的发出奇异的光彩。船沿着岸驶行,向萤火河驶去。萤火虫飞上了甲板,无数个光点向我迎面扑来,我被萤火虫包裹了起来耳边听到它们沙沙的振翅声。我想,这时的我也一定通体透明发亮。我和萤火虫融合在一起了。我是萤火虫,萤火虫是我。我无比兴奋,我双手合十,感谢命运是如此奇妙。这是我的萤火河。我的生命之火又将被点燃。我终于相信很多的东西不仅仅是梦。有两个好朋友曾给我翻书卜卦,拿一本诗集,翻到我说的页码和行数,上面写着:


  总是希望着


  他们说:“太像你了!”


  多年前看见过一位日本现代派画家题为《梦》的画,一个裸体女人躺在云朵上在城市上空做着永远的梦。那时候我就想,这就是我。

上一条:【古刹“凡”音】

下一条: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