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交通文化

发布时间:2016-09-30

浅谈交通文化


章胜利


  人类从原始社会发展到现代社会,就是文明。是科学和文化改变了落后的状态。当科技越来越为人们重视的今天,我们更应该大力提倡文化,对交通人来说,就是交通文化。


交通构筑物,既是大地山川巨大空间的物质存在,并非一般的构筑物。比方说,公路、水路、铁路、航空、车站、码头、港口,乃至交通工具、交通建筑,以及与它们相关联的配套设施,它周围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我认为除了功能性以外,还有观赏性,也就是艺术价值、文化内涵、科学因素。


法国人说:"人类除了鸟巢之外,什么都能制造。"他们把鸟巢推崇为建筑的精品。燕子只用泥和草就造出泥碗似的窝;缝衣鸟能把大的树叶弯曲后钻孔用细丝缝成巢;大山雀以树洞安身;翠鸟以岸边土洞养儿育女;芦苇丛中的莺把家安置在水面上,隨水涨落……。这些是否可给交通文化以启迪呢?如果去爬山,你能发现峡谷上的树杆并非圆截面,而是扁圆的,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峡谷正是通风之口,迎风树杆接触面小,利于受风,而且扁圆截面比圆截面抗风能力强,在材料力学中叫做抗弯模量大。大自然中的草木,都包含着丰富的科学哲理。


又如造桥梁,它是由杆件组成的一个系统。两根梁的杆件铺上几根横梁,横梁上铺上小纵梁,然后铺桥面,这就是桥梁。用什么材料,怎么分布形成空中最好的杆件?有人认为类似动物的骨骼 、植物的杆、茎最好。一支麦秆,以很少的材料形成中空,支撑着离地半米高很重的麦穗,假如做成空心,长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就会压得摇来晃去,失去稳定,麦杆沿高度都有节,这节起到抵抗剪力的作用。如宁波灵桥,它是由两个弧形秆件分别用一个底铰与桥岸相结合,又用一顶铰把两个弧形杆件联起来,这样就能承受汽车和人流的荷载了。应该说,桥梁结构的所有形式,在自然界都能找到其原型,如悬索桥源于蜘蛛网,拱桥源于蛋壳等。


法国科学家以人的大腿骨作受力试验,在不同点作用力显示出不同的很多个三角形组成的力的作用线图形,说明人活动时,会在不同的腿骨上部受到不同的力,而大腿骨其实是多重系统的空间桁架系统。


纽约的候机大楼像展翅欲飞的大鸟,让人们在飞上蓝天之前先体验一下大鸟飞行的乐趣。这次,我有机会参加千岛湖旅游节,很想找个有刺激性的项目活动一下筋骨,结果选择了水上降落伞,也有了些许翱翔蓝天的感觉。


我们从水泡、鱼鳔、猪尿泡、青蛙的气囊,联想到充气结构。20世纪7O年代,英国军方曾研制出军用充气桥,遇到小河小沟,打开折叠好的军用充气桥梁,充气后通过车辆,放气后叠好带走。


我国古代造泉州桥时,遇到水流湍急,桥基石块不稳定,当时釆用养殖牡蛎固定了桥基,这是人们认识牡蛎群的壳体有着坚固附着力的后果。


阿基米德螺旋线的海螺,优美的曲线可用于整个建筑外形的塑造、旋转楼梯的设计、高大桥螺旋形的引桥。


桥梁是富于冒险而具有魅力的交通建筑。它要与风抗衡,与水搏斗,要经受地震的考验,承担繁重的运输任务。桥梁工程师不仅要从数学到力学的小圈中跳出来,要从陈旧的格式中摆脱出来,放眼自然,追求艺术的完美,提高文化品位,获取信息,收到启示,开创桥梁建筑的新时代。


说起水运,我不能不说运河。我以为,开凿运河的功绩实在胜过长城。中国人常说:长城是一撇,运河是一捺,这一撇一捺构成了中华民族的民族魂。我不明白隋炀帝为什么老是挨人骂?其实,他的功远大于过,中国五千年文明史,出了数百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