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有制咏叹调

发布时间:2014-09-17

公有制咏叹调

 

——读《思考中国共产党面临的危机》有感

 

  我十分理解周艺强同胞的义愤,也钦佩他忧国忧民的心情。正如有一位学者对改革开放的评价“造就了中国空前的繁荣,也造就了空前的腐败。”

 

  不过,如果把腐败的根源归结为全民所有制与集体所有制经济的改变,则有可能会把错脉,从而开错药。为此,作为中国所有制演变史从头看到底的历史观众,愿意用一些实际资料提供参照。

 

  先从吃饭问题说起:

 

  1、1951年,全国土改基本完成。全国农民都拥有了属于自己名下的耕地和宅基地。并且颁发了相应的证书。(附有地图)实现了世代政治家“耕者有其田”的梦想。因此农民作为自己土地的主人,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在此后的几年里,无论粮食、棉花还是依他农产品,都年年有所提高。虽然还说不上富裕,但温饱是不成为题的。工商业也很兴旺。百业欣欣向荣。(尽管还发生过朝鲜战争)而且,由于清除了旧社会留下的一切污泥浊水,包括土匪、恶霸、地痞流氓,赌博、嫖娼等等。整个社会,确实做可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出现了中国从未有过的太平气象。,连资本家也觉得有了奔头。这个好光景,持续了三年。这个年代,被党的理论家们称之为“新民主主义时代”,也可理解为“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时代。(因为新民主主义属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范畴。)基本上属于私有制社会。

 

  2、1954年,开始社会主义改造开始,中国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工农大众当家作主,用短短四年时间,在全国实现了非常彻底的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把分配给农民个人的土地,改为集体所有。把所有行业的个体户,全部改为集体经营。实现了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并且相信:可以再15年内,迈入共产主义。其经济参照坐标是:在15年内超英赶美。

 

  这个所有制,生产关系和经济模式,给中国人民带来什么幸福呢?下面两个资料,可供参考:

 

  尽管农业合作社能够唤起许多理想主义的激情,但在现实中,农业合作化运动却大多以失败而告终。恰好在半个世纪以前,在中国大地上开始发动的那一场波澜壮阔的农业合作化运动,最后也是带着乌托邦的遗恨,带着几千万饥饿的亡灵,一起走进了“人民公社”这一坟墓。(农业合作化历史研究)

 

  这是外国人的研究,可以不论,但挨饿的记忆,70岁以上的中国人可能还不会丧失。文革时,有大字报揭露浙江市委书记江华的罪状之一:“三年自然灾害时,不肯下令把浙江的番薯藤运到外省救济饥民”。这个大字报我亲眼看到过。

 

  再一个实例,就是票证。

 

  城镇粮食的凭折定量供应始于1955年,国务院《关于市镇粮食定量供应暂时办法》规定居民口粮依据劳动差别、年龄大小以及不同地区的粮食消费习惯,确定了9个等级的供应标准。

 

  50年代粮票的出现,标志着后来整整实行了40年的商品票证制度的开始,小小粮票,曾陪伴了所有中国人。

 

  副食经营货品,除食油(包括麻酱)早于1954年实行计划供应并由粮食部门管理外,1958年春节开始,对猪肉、牛羊肉、鲜蛋、红白糖、粉丝、糕点等8种副食品实行凭票定量供应。汉民每月每人供应猪肉6两,牛羊肉5两;回民每月每人供应牛羊肉1斤4两;红白糖各4两,鲜蛋2个。另外“五一”节供应鲜鱼,“端午”节供应粽子,采取多供户少供数的办法,供应日期在3天至7天以内售完为止。

 

  3、为什么这么好的制度、却弄得吃饭也成为题呢?领导报告说:粮食问题是世界难题;除美国外,没有国家真正解决过,连苏联也没有过关。

 

  但在中国,当农村集体所有制程度,缩小到十几户以后,挨饿的情况就好转了。但包产到户,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甚至成为刘少奇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证。直到文革结束,公社解散,农民不但可以包产到户,而且可以自由支配自己除统购粮以外的农作物。于是奇迹出现了:不到十年,粮票取消了,甚至出现过卖粮难,卖棉难!我们全过关了。地还是那么多的地,种田人呢,少了几个亿。八亿农民搞饭吃的历史,永远过去了。

 

  至于现在农民的生活情况,也不妨举几个实例:在我们浙江,改革开放前,农民居住的房屋,90%以上是解放前留下的旧屋,甚至是茅草屋。现在呢?想找旧屋还不容易了。外出打工的,绝大多数,都因为打工比务农更赚钱,而不是活不下去。有的甚至把田让给别人种,或租给种田大户(按以前的说法,是剥削)。他们中的少部分人,也有发了财的。可是,农民的土地却仍然是集体的。无权自由买卖或转让。

 

  就是这条集体所有制的根,成为掌权者的摇钱树。 (未完待续)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