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凌霞:一丛扎根基层的红柳

发布时间:2017-08-01

 一个从小就崇拜艺术的秀丽女孩,梦想从事艺术行业。但是她从艺术学院毕业后,没有选择画家或者设计师,却毅然成为一名基层干部,一年多的磨练后,她爱上了自己的工作,立志成为一丛扎根基层的红柳。她的名字叫郭凌霞,英吉沙县城关乡一名普通的基层干部。

  

  大大的问号

  “身边有不少朋友来自英吉沙,总是听他们说起英吉沙的小刀如何漂亮,如何精致,英吉沙的杏子如何香甜……英吉沙真的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吗?我心里充满问号。因为在岳普湖沙漠边缘长大的我,总觉得南疆的土地是贫瘠,种活一棵树都很难,能好到哪里?”这是郭凌霞对自己即将工作的英吉沙的第一想法。

  郭凌霞1984年8月14日生于岳普湖42团,从小就有艺术天赋的她,2008年从湖北江汉艺术职业学院电脑艺术设计系毕业后,曾在传媒公司做艺术总监。

  但是,工作几年的郭凌霞,还是毅然参加公务员考试,初次到一个地方的情景总是让人难以忘记。6月10日,她来英吉沙县城关乡政府报到。“我从县政府搭车,坐上车后告诉司机去城关乡政府,他竟然不知道在哪,于是他打电话咨询了朋友后带我去。车开着,估计过了三分钟,他把车停下来,说到了,2块钱。我诧异的看着他,很不可思议的问,这就是城关乡政府?才2块钱?下车后还在觉得他是找不到地方把我丢在这了。于是上前跟门口值班的人确认后才放心自己确实到目的地了。郭凌霞回忆道。

  

  不停地思考

  郭凌霞说: “每天点名、开会,会议室坐的满的,其中汉族同事只有20多个,剩下占大多数的是维吾尔族。我心想在这样环境下,维吾尔语应该会进步很快。在这上了半年班后,发现我的维尔语不但没进步,之前苦苦背过的单词、句子也忘差不多了。认真反思原因,除了自己太懒,没有好好去学习以外,也怪办公室的人汉语实在太好,尤其是办公室的领导,每天在会上当翻译!我们的乡长就更不用说了,那汉字写得简直漂亮极了,让我感到羞愧。听同事说我们纪检书记,如果你给他讲历史,讲文学,他能把你说懵了。谈起乡领导,自然就想起了我们的乡党委书记。第一次参加点名,就被他如雷贯耳般的批评声吓到。他在会上总是那么严厉。了解后发现,他实际上是个性格很豪爽的人。在会上对事不对人,大家犯了错,他当场批评、处罚,过后就没事了,走出会议室后,他对我们还是很和蔼的。”

  郭凌霞上班的第三天刚好赶上“三夏”。“三夏”和“三秋”是在乡里工作中最忙的时候,实际上也是农民最忙的时间。“三夏”农民割麦子,耕地后种玉米;“三秋”农民割玉米,清贮玉米杆,种麦子。在他们干这些活的时候,这里的乡干部每天要下地,要每天汇报工作进度。这项工作叫她很不理解。从小到大在农场长大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农民干个活,需要干部每天去监督着。明明是他们种的地,赚了钱也是装进他们的口袋,为什么干活的时候非要干部来督促呢?她想如果不去监督,会怎样?难道庄稼就不收了,就让它们烂在地里吗?在一次反面现场会上,她真的见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所种的麦子居然没有长苗出来,怎么会这样?是他们没有文化,不知道怎样种庄稼?真无法理解。也难怪书记和乡长一到农忙就每个村,每个村的转,每块地,每块地的走,播过种的地,他们还是不放心地拨开土看看里边有没有种子……郭凌霞不停地思考着。

  

  立志扎根基层

  郭凌霞,基层农民的这种意识,是跟他们的文化素质有关,这里农民就不再是文盲,受过教育,有了文化,懂得科学种田;提高了素质,就不再那么难管理,她告诉记者:“下一代人应该就好了,国家在教育上投入那么多,现在又实行南疆高中免学费。”

  慢慢熟悉了情况的郭凌霞发现,这里的农民除了不太会种地,其实人是很朴实的,很热情好客。“我虽然从小在新疆长大,还真是没有见过巴旦姆长在枝头的样子,有天因为工作去了农民家,我看到巴旦姆还穿着一层绿衣,像核桃一样需要把它剥掉,心里很是好奇。房主看出了我的心思,端一盘让我们吃,临出门时,他们非让我带些,不带就把我卡在门里不让走!”郭凌霞回忆着。

  “我在这里经历了很多个第一次,第一次进维吾尔族家;第一次去维吾尔族家做客;第一次古尔邦节去给他们拜年,第一次经历双手空空如也的去拜年,并且一家接一家,从早晨睁开眼去吃饭一直吃到晚上!你如果不吃,他们还不高兴。”郭凌霞说这些话时,脸上荡起了笑容。

  郭凌霞开始喜欢这个地方:“在这里我是开心的,这里的同事之间团结互助,这里的农民朴实、友善。这里的土地肥沃,各种树木郁郁葱葱,在路边,在田间,在房前屋后。一把把英吉沙纯手工小刀记载着这里世世代代纯朴人民的灵魂;高空达瓦孜让人叹为观止;色买提杏的醇香,让无数人走进甜蜜的梦乡。”

  从陌生到不理解,从不理解到迷惘,郭凌霞已经深深的爱上这片贫瘠的土地,立志成为一丛扎根基层的红柳,防风固沙,为大地增添一丝绿意。“此时的我在期待明年春天的到来,迎接我的下个第一次,在温暖灿烂的阳光下,站在杏树下,仰望那一树树杏花,怒放,再怒放。”郭凌霞的这一席话,正是和她一样的年轻基层公务员的梦想与真实写照。

  (记者 张胜开)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