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中国中产阶级

发布时间:2017-08-01

 【看中国2015年12月14日讯】据投行瑞信近日发表最新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中国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富裕国家,仅次于美国;以中产阶级人数计中国为全球之冠,有一点零九亿名。


  中国GDP四年前就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虽然GDP与财富概念不完全一样,但是GDP基本上是由财富和人力资本创造的,因此听到中国是全球第二富裕国家,应该不会感到过份吃惊吧?倒是“中国中产阶级人数计中国为全球之冠,达一点零九亿名”让国人吃惊了,尤其是这个数字是由国际著名投行做的报告中透露出来的。


  自古以来就有“有恒产者有恒心”一说。众所周知,一个社会中有一个稳定强大、人数众多的中产阶层,不仅是这个社会民众的福祉,也是社会的稳定器、一个动荡社会的缓震器。中国现在有荣冠全球的一点零九亿名中产人口,一方面说明毛泽东死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民众生活水平的快速提高,另一方面在当下中国社会经济转型之际,它也是减缓中国转型难免会产生动荡的一个重要保障条件。因为稳定的社会才能够以最小代价最短时间顺利地完成转型发展,毕竟没有人愿意自己所生存的社会发生剧烈动荡。


  可是,中国果真有一点零九亿名中产阶级吗?


  人数比例小生活质量差


  瑞信投行全球财富报告以美国作为基准国家,当地以拥有五万至五十万美元的财富(按二○一五年年中的价格计算)来界定中产阶级成年人,并采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购买力平价值系列,按本地购买力计算,得出其他国家的等值中产财富范围。应该说,国际投行的经济数据力求精确,不像中国官方的那些统计数据那样不靠谱。换句话说,中国确实存在一点零九亿名起码拥有五万美元财富的成年人。


  然而,这个一点零九亿名和他们拥有起码的五万美元财富,是需要详解和分析的。


  中国现有中产人口一点零九亿,的确是个庞大的数字。但是与外比、与内比,这个数字恐怕就不显得多了。以中产下限衡量,美国中产大概占其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以接近上限标准,美国有中产人口零点九二亿,美国全国人口三点二一亿,中产人口占百分之二十九。中国现有人口十三点六八亿人口,中国中产人口只占百分之八,不仅远低于美国、日本及欧盟各国,在全世界也不算前列吧!而且,百分之十都不到的中产人口能够在社会中起到多少作用呢?


  虽然投行瑞信的数据是可以信赖的,但是每一个大陆中国人几乎都感受不到国内竟然有一点零九亿名中产成年人。数据与实际生活中的感受差距那么大,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高房价重税赋削弱了中产


  问题其实很简单,主要是在房产上。当前中国家庭财富的百分之七十五——百分之八十在住房上。即使今年A股暴跌,没有让中国大多数家庭受到多大损失,但另一方面住房在家庭财富中所占比例过高,也增加了中产人口的消费顾虑。因为所谓的中国中产家庭手中没有多少可以支配的余钱去消费,可以实际提高生活水平。


  中国中产阶级人口更多集中在一线城市。当今一线城市的房价,都超过当地白领不吃不喝二十年以上的薪酬。二十多年来中国的高房价,其实是在削弱乃至消灭中产阶级。


  当家庭财富的百分之七十五——百分之八十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居住而不能产生新的财富时,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二十五的财富大概也就只能满足家庭的基本生活而已。这样的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可想而知。


  削弱乃至消灭而不是壮大中国中产阶级的还有更为厉害的一招,那就是中国的税收制度。


  现行中国的税收制度是以间接税为主的。国家税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增值税、营业税和消费税,这些税负都能转嫁到广大消费者身上。表面看来,间接税很公平,多消费的多纳税,少消费的少纳税。可是有钱人的高消费高于中低收入人群的低消费的倍数,与他们之间收入比不是成正比的。俗话说,“再有钱也只有一张嘴、一个身体、睡一张床、住一间房”,也就是说高收入与中低收入之比远大于高消费与中低消费之比。


  个税是直接税。表面看来高收入的税率高于中低收入的税率,实际上这点税率差距远不能反映高收入者与中低收入者的实际收入差距。中国的个税已经沦落为工薪税。中产阶级一方面承担着个税大头,另一方面又是间接税的主要承担者。在这种税收制度下,中产阶级无法从人数上和生活质量上壮大,其萎缩似乎是必然命运。


  可怜的中国一点零九亿中产阶级!


  政府权贵阻止了中产的壮大


  中国当然要继续发展经济,只有继续提高经济总量才能提高中产人口总数。但是,中国目前中产人口占比少、生活质量差,最主要的原因不在于中国财富总量或者中国经济总量还没有足够的多,而是在于中国贫富差距太大了。根据中国官方公布,中国基尼系数长期高于国际警戒线,二○一四年为零点四八九。谁都知道,中国五百个家庭控制了中国GDP的百分之四十。


  根据投行瑞信那份报告,中国大陆家庭财富总值为二十二点八万亿美元,如果以四口之家看,中国每个家庭平均财富有六点六七万美元的财富,整个社会达到中产的下限标准并不难。


  换一组数据看,也是如此。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二○一四年国内生产总值为六十三点六五万亿元,扣除折旧、损耗等百分之二十左右,中国大陆平均每人年收入可达四万元,也就是每个家庭平均年收入可有十六万元左右。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中国大陆家庭的平均年收入。


  中国居民收入占比与美日等国的占全国GDP百分之七十左右不能比,与俄罗斯的百分之五十都不能比。目前中国居民收入只占GDP的百分之四十不到。这样,中国大陆家庭(四口人)的年平均收入只有七点四万元,再加上大陆严重的贫富不均,难怪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国内还有二点五亿按世界银行标准的贫困人口,即依然有年收入不满一点八万元的四口之家的贫困家庭。


  由此看来,中国的财富是含有大量泡沫的,且大陆的财富主要掌握在中共政府及那些要人和家庭手中。中国经济即使再发展,也很难扩大中国中产阶级人口,很难提高中产阶级的生活质量。然而,中国经济发展今天已经进入了死胡同,唯有扩大中国国内消费,而扩大中国国内消费必须得扩大中产阶级人口、提高中产阶级生活质量。而这一点必然侵犯到政府及权贵们的利益,或者阻止他们利益进一步快速提升。这实际上就是影响了中共一党专政的基础,那是他们决不愿意的!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