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可怕的骨气

发布时间:2017-08-01

 可怕的骨气


2016-12-20 法治内参


  三年大饥荒拒绝美国援助:美总统表示将从人道主义立场给予中国尽可能的帮助,甚至可以给穷人送救济包。美再三表示500万吨小麦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但中方拒绝,以幽默口吻转达毛话:如美需要帮助,我们也愿意勒紧裤带援助一些大米和小麦。美国代表顿现窘态,中国代表哈哈大笑。


是谁?首先提出中国的老百姓在1959-1961年间挨饿,是因为“苏修逼债”这一说法的?


中国发生大量饿死人的惨剧后,苏联政府闻讯马上召开政治局会议,决定立即援助中国50万吨食糖,300万吨粮食。赫鲁晓夫兴冲冲地让苏联驻中国大使向周恩来沟通,准备就援助中国事宜与中国协商。周恩来与苏联驻中国大使谈话后向毛泽东汇报,被毛泽东一口回绝。毛泽东说:“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的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我们不但不要苏联的援助,而且还要把欠苏联的债还清”。这就是毛泽东欺骗中国人民:苏联乘人之危,“逼债讨帐”的历史真相。


事后毛泽东向其保健医生李志绥,秘书田家英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中国有几亿人口,饿死几千万人啥算大不了的事呀!让妇女敞开生孩子,死的几千万人,过几年又不回来啦!我们凭啥吃赫鲁晓夫的嗟来之粮食?”


  “苏修逼债”真相:中国对外援助款比还的债还多!


  常有人提“苏修逼债说”,指苏修逼债是大饥荒饿肚子的原因。许多人因此呼吁对“苏修逼债”之真相作些考证。出于好奇心,本人作了些初步查证,现将结果简要汇报如下。


  一、中国欠多少债?据周恩来1964年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以及李先念在二届人大四次会议上的国家预决算报告透露,中国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十四亿零六百万新卢布,折合人民币约为五十二亿九千余元,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是使用和消耗在朝鲜战争中的军事物资的贷款和利息,按照协议应于1965年全部还清。照此说法,直到朝鲜停战十年之后,中国人民还在节衣缩食地归还这场战争中拉下的一屁股债务。


  二、中苏翻脸在何时?苏联单方面中止对华经援协议,撤走专家,发生在1960年7月,当时大饥荒早已酿成,大规模非正常死亡已经发生。此事实说明,把苏联翻脸说成是大饥荒饿肚子的原因,是行不通的。网上有位鼓吹“饿死三千万是美帝苏修滔天罪行”的先生,大概也是意识到了此点,于是在文章中偷偷将苏联翻脸的时间往前挪到1959年,倒是很费了一番苦心。


  三、谁提出提前还债?据周恩来透露,当时并不是苏联要求提前还清债务,而是中国主动向苏联提出,用对苏贸易的顺差额中的一部分来提前全部还清债务。俗话说,拿人家的气短。既然跟苏联翻脸吵将起来,就不能欠人家一屁股债。因此,哪怕再困难,就算饿肚子当裤子也要将债还清。


  四、援外知多少?本来,1958和1959年,出于“大跃进”的需要,国内财政紧张,对外援助已经大幅度缩减了。中苏翻脸后,中国随即大幅度扩大了对外援助的规模。大饥荒中的1961年,援外支出即已接近偿还外债的支出。自1962年起,援外更是大幅超过了偿债。大把大把的银子流水般散给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古巴等等。据说,他们的建设工作做好了,反对帝国主义的力量增强了,就是对中国人民的大力支持。


附录一:1950-1964年中国偿还外债和对外援助支出


资料来源:偿还外债数据摘自《中国财政统计:1950-1991》(财政部综合计划司编,北京:科学出版社,1992),第135-136页。对外援助支出摘自《历年国家预算决算报告》。


附录二:周恩来1964年《政府工作报告》节录


  我们在经济困难期间,不但没有借一文钱的外债,而且把过去的外债几乎全部还清了。我们欠苏联的各项借款和应付利息共计十四亿零六百万新卢布(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是使用和消耗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军事物资的贷款和利息),已经按期偿还了十三亿八千九百万新卢布,剩下的尾数一千七百万新卢市,我们已经向苏方提出,用今年对苏贸易的顺差额中的一部份来提前全部还清。过去向苏联借的五十万吨食糖,今年已经还了二十万吨,其余的二十万吨,准备提前在一九六五年全部还清。前几年我们对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贸易欠帐,现在已经全部提前还清。


  仅如此,这一期间我们还节衣缩食,拿出了相当大的一部份资金和物资支持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和民族主义国家。预计到一九六四年的年底,我国的对外援助共计支出人民币六十六亿七千万元,其中一九六一年到一九六四年支出的为三十五亿五千万元,占百分之五十三。


附录三:李先念《关于1961年和1962年国家决算的报告》节录


  在1961年和1962年财政困难的情况下,我们既没有举借新的外债,也没有发行国内公债,并且还偿还了到期的债务。我国的建设资金,向来是自力更生、依靠自己增产节约来积累的。在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和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即从1950年到1957年,我国财政收入中的外债收入,折合人民币计算,共为529,400万元,只占同一时期财政收入总数1,736亿元的3.05%。这就是说,96.95%的资金,是靠我们自己解决的。第二个五年期间,我国的财政,已经没有新的外债收入,而只有偿还外债的支出。自1950年以来,我国向苏联所借的外债和应付利息,折合人民币计算,共为574,300万元。到1962年底,我们已经偿还了528,900万元,只剩下45,400万元,将按照协议在1965年年底以前全部还完。内债方面,从1950年到1958年,国家发行的国内公债和应付利息共为482,000万元,到1962年底,已经偿还了270,200万元,还有211,800万元,将按照原来的规定,到1968年分年还完。


  这两年,尽管我们自己有很大的困难,我们还是根据可能的条件和量力而行的原则,积极地援助了某些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和亚洲、非洲民族主义国家。我们认为,这是我们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1961年和1962年,对外援助支出合计为137,300万元。连同前三年的对外援助支出,五年总计236,200万元。其中:援助阿尔巴尼亚、朝鲜、越南、古巴、蒙古等社会主义国家的部分,为186,600万;援助亚洲、非洲民族主义国家的部分,为49,600万元。我们的援助是真诚的,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的,是真诚帮助他们在经济上实现自力更生的方针的。这种国际援助又是相互的;一方面,我们在资金、物资和技术上支持了他们;另一方面,他们的建设工作做好,反对帝国主义的力量增强了,也是对我们的大力支持。


相关资料:解密档案批露3年大饥荒饿死3755万人


  据悉,早在2005年,中央政治局经两次讨论,对五九年至六二年的档案,下令解封。但又严禁公开,只准有限的高干接触这些档案。比如规定要专业部门对口,经省委宣传部核准,省政府新闻办、人事部门核准;并规定解封档案材料一律不作新闻、政论、宣传用途;还规定获准审阅解封档案部门、人员要登记备案,还严格限制在厅局级或以上干部,等等。但是,目前该项数据县正在网上疯传。


  过往通称“三年自然灾害”的档案资料,经过整理编辑后,已改为《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情况》、《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全国粮食、钢年度实际产量情况》,正式解密,对外公开。该项国家档案解密“三年自然灾害”因饥饿死亡的原始数据是3755万。和杨继绳在《墓碑》一书中估计的至少饿死 3600万,非常接近。(来源:网络)


作者简介:祖丁远,作家、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长篇报告文学《社会脊梁——有个“党风记者”李升平》《从神秘到绝密——蛇医专家季德胜》,散文随笔集《寻梦人生》《留在另一个王国里的爱》《望江楼散文》《茫茫人海间》《家国春秋》;作家系列散文报告三部《中国作家风云录》《中国文坛·作家风云》《走近女作家》;杂文随笔《送你一片真情》《最为钟情——读报随感》《东方网评100》《博文精选100》《世说杂语——时评·随笔·杂感》《行走在秋天里》(散文随笔)。他上世纪五十年代系南京新华日报资深记者,创作电影剧本《报社新闻》。上世纪八十年代电视剧《女囚》在南通摄制,中央台播放。现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法学会会员、全国杂文联谊会委员。南通市政协机关退休。

上一条:“进化论”误导了整个人类

下一条: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