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评|新文摘 > 新文摘 > 天下

落后的美国妇女

发布时间:2017-01-24

 


自由女神是女性和自由的象征


然而,美国妇女的地位究竟如何呢?


  联合国人权专家2015年结束对美国访问后表示,自由女神是女性和自由的象征,然而美国妇女并没有获得其作为公民的正当地位。在美国,妇女在其公共和政治领域的任职率、经济和社会权利及其健康和安全保护的国际标准方面处于落后地位。


  美国是尚未批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的七国之一。人们通常有一个误区,认为美国法律已经保障妇女享有所有这些权利和保护。然而,如普遍带薪产假、获得生育保健和政治选举中的平等机会等权利和保护仍然没有落实。某些联邦州出台的法律措施愈发严厉,限制了妇女实现生育权的渠道。


  在本届美国总统大选某些候选人的政治言论中包含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对妇女充满敌意的陈规定型观念,更加值得我们的警惕。


公共和政治生活


  目前在美国,15位内阁成员中,有4位是女性。妇女占据了19.4%的国会席位,她们在国家立法机构中的任职率介于12.9%与46.2%之间,平均值为24.9%。这代表了美国妇女在立法机构中的任职率的最高水平。然而,这仅在全球排第72位。


  妇女在选举政治职位的任职率偏低,部分原因是妇女在竞选筹款方面面临着更大的困难。在过去几十年中,金钱在政治选举中的作用大幅增加,而且彻底地改变了选举和政治参与的景象。妇女筹款困难的原因较为复杂。这主要是由于促进筹集资金的男性主导的政治人际网络的排他性导致的。其他隐含影响因素也包括媒体中的消极陈规定型和妇女的偏见形象,这对妇女筹款能力及其政治候选资格造成了负面影响。


经济与社会生活


  妇女构成了美国将近一半的劳动力,参与率为57.0%,并且是推动过去几十年美国经济增长的一项重要因素。然而,如此关键的妇女劳动力参与并未伴有与之相当的经济机会,对孕妇、产后母亲和承担护理工作者在工作场所的住宿条件并没有强制性的标准,而这是国际人权法所要求的。


  两性之间的收入差距为21%,影响着妇女一生的收入,助长了妇女的养老金贫穷状况。在过去十年中,在缩小差距方面并未有所提高。教育提高了妇女的收入,但是并未消除差距,实际上那些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人收入差距是最大的。不同种族妇女的收入差异很大:非裔美籍、美洲土著和西班牙裔妇女收入最低。


  过去十年内贫困妇女比例从12.1%上升至14.5%,该数字高于男性,其中主要是族裔少数群体、单亲家庭妇女和老年妇女。我们建议联邦和州立政府尽快解决这一问题,为妇女提升就业机会,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并消除工资差距。剩余的贫困现象应通过社会保障体系得以解决,并且,考虑到美国的经济实力,应该对致贫现象出台零容忍政策。


获取医疗保健服务


  2010年通过的《平价医疗法案》为许多未投保公民拓宽了医疗保健服务的获取渠道,旨在减少医疗保险开支,并通过医疗补助计划(的扩展增加医疗保健服务的获取渠道,从而减少未投保人数。


  尽管取得了可观的进步,美国仍未实现普遍医疗服务覆盖,太多的女性为地区和民族之间的巨大覆盖差距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据获取的信息显示,三分之一的贫困人口仍然处于未投保状态,其中妇女占大多数,非裔美籍和西班牙裔妇女尤其居多,这令她们无法获取基本的预防性医疗保健和治疗服务。


生殖健康和权利


  联合国人权专家对美国孕产妇死亡率的增长表示担忧。据联合国报告显示,自1990年至2013年,美国孕产妇死亡率增加了136%。这些数据也隐藏了令人苦恼的族裔和社会经济差异。非裔美籍妇女在分娩中的死亡风险几乎高出三倍。贫困率较高的州的孕产妇死亡率比平均数高出77%。我们强烈鼓励有关当局继续努力,明确根本原因并制定政策以解决问题。


  人权专家对《平价医疗法案》要求新个人健康计划覆盖无需现金支付的避孕咨询表示欢迎。但是,最高法院在“好必来”一案中出于宗教自由的原因作出的免除公司为员工支付避孕保险的裁决令人感到担忧,这将剥夺一些妇女获取避孕措施的可能性。专家组想重申的是,在国际人权法的要求下,国家必须采取一切适当措施确保妇女享有权利,自由且负责地决定希望生育多少个孩子以及生育间隔,这其中就包含了妇女获取避孕途径的权利。


  结论


  联合国人权专家表示,现任政府始终表达着对于妇女平等事业的无条件支持,但我们很遗憾地看到了说辞和现实之间的差距。正如许多利益攸关方已经强调,政治极端两极化深刻影响了政府批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以及保障妇女人权的能力。我们理解联邦制度的复杂性,但这并不能作为未能保障这些权利的理由。在《维也纳宣言》下,这些权利是普遍的、不可分割和不可剥夺的。


  美国是一个在制定国际人权标准方面领先的国家,而美国的妇女却落后于国际人权标准。虽然所有妇女都是这些权利缺失的受害者,但是贫困妇女、美洲土著妇女、非裔美籍和西班牙裔少数群体妇女、移徙妇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妇女、残疾妇女和老年妇女则各自有其不同的脆弱之处。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