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评|新文摘 > 新文摘 > 天下

我们应该如何与即将到来的特朗普时代的美国相处?

发布时间:2016-12-29


  我们目前面临着一个很头痛的问题:如何与即将到来的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相处?


目前,举国上下,充满了对特朗普和他所即将代表的美国的愤怒。甚至有些智囊也在公开场合喊出了对美国“要有斗争精神”的口号。互联网上,爱国者们对特朗普和美帝的仇恨迅速升温。加之去年以来,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和美国在东海、南海挑起的针对中国的事端,全国人民、尤其是左派和广大中下层民众,对于美帝的那个恨呐,整个太平洋都装不下了。面对特朗普的挑战,难道我们只有“硬碰硬”一条出路了吗?难道除了货币战、贸易战、实体经济争夺战等经济领域的战争之外,中美之间真的还要来一场血与火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动枪动炮的热战吗?


我们需要冷静。


我们是一个有着5000年历史、文化和血脉从未断过的唯一存活下来的文明古国。在我们辉煌灿烂的典籍中,我们难道缺乏与卡尔·冯·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想媲美的指南吗?“战争是迫使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战争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战争是政治交往的一部分,政治是目的,战争是手段。政治不仅引起战争,而且支配战争,因而政治的性质决定战争的性质。”——这是卡尔·冯·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里的经典语录。但是,别忘,我们老祖宗早就提出了比卡尔·冯·克劳塞维茨更高明的理论:“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之上也”。是的,这句话出自《孙子兵法》,作者是两千多年前春秋末年的齐国人孙武,而《战争论》却整理和出版于1832-1837年间,比我们的孙子兵法整整晚了近2000年,而后者(即《孙子兵法》)对于战争的立意与看法,比西方的《战争论》不知高了多少倍:我们最想要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多么具有大智慧的理论啊。能不用战争来解决的,尽量要与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因为,“兵者,国之大事也”。


难道,我们就没有智慧,将特朗普及其美帝已经或即将对中国发动的各类战争,消弭于无形?难道,我们就不能冷静下来,利用孔子《论语》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换位思考的智慧,理性地思考一下,为什么特朗普和他的美帝会对中国充满了敌意?他们为什么会愤怒?难道我们不能用我们的太极拳的手法,化解对方和自己的愤怒?愤怒,是最愚蠢的情绪;愤怒支配下做出的决策和行动,是天底下最最愚蠢的、会带来严重后果的东西。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中美交往史吧!历史上,美国其实对中国是十分友善的。它多次帮助了中国。


比如,1895年清日战争(甲午海战)大清帝国战败后,列强加紧了对中国的瓜分,掀起了一波割地狂潮:德国于1897年占领了胶州湾,迫使中国政府将其出租给德国,租期为99年;沙俄于1897年强占了旅顺和大连两个港口及周边区域,强迫中国政府签约,攫取了租借这两个港口25年的权利,同时获取权利从中东铁路修建一条铁路抵达这两个港口等;英国租借了威海卫,租期为25年,同时租借了拓展的九龙新界,为期99年,此外还取得了将长江流域划为其势力范围的保证;法国也以99年为期租借了广州湾,并在云南和两广建立了其势力范围……为此,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海约翰于1899年9月起草了一份主张在华贸易均等的文件,交给英、德、俄、法、意、日諸国,强调“门户开放”,即一国在中国划定的势力范围,不得干涉他国的既得利益,不得在港口税或铁路运费等方面歧视他国国民,更重要的是中国现行条约税则适用于各国势力范围,中国政府得以征收关税。1900年7月3日,美国发布了第二份申明,宣布“门户开放”包括保护中国领土和行政权力完整。该政策虽然只是一项原则申明,而不是美国政府的正式政策,美国当时也没力量强制推行,但这项这项政策宣布后,列强瓜分中国的趋势确实缓和下来,列强因为害怕在中国互相之间发生对抗与冲突,由此而形成的均势,挽救了清帝国,使其避免了立即覆亡的命运。


美国帮助中国的另一事件是压迫日本将山东归还中国。这一次,美国有了伸张正义的实力。


1921年11月12日至2月6日,美国为了纠正1919年巴黎和会的错误(当时一战战败德国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山东被移交给了日本),召开了华盛顿会议。当时在太平洋有切身利益的英、美、法、意、日、中、比、荷、葡九国参加了会议。中国代表满怀希望而来,并递交了九点建议书,要求与会国家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相互之间停止缔结有关中国的条约,尊重中国在未来战争中中国的中立权,废除在政治、司法和行政管理上对中国的所有限制;再次审查外国在中国的所有特权、治外法权和租界,为此设定时间期限。这个提议得到了美国和欧洲代表团的热切而同情的回应。在美国的支持下,中国的建议得到了与会九国的接受,并于2月6日写进了九国公约的文本中。在巴黎和会上被日本窃取的山东,也在美国的压力下,归还了中国,日本只是在山东保留了一些经济权利。华盛顿会议,中国在美国的帮助下,达到了大部分目标,虽然没有解决所有问题。


在我们学到的官方的历史书上,似乎一直在渲染直接引起五四运动的巴黎和会的屈辱,而没有“声张”华盛顿会议的正义。


我们在此还要说说庚子赔款的事。当年,在慈禧太后和她昏庸的智囊们的怂恿下,大清帝国居然纵容义和团入京围攻各国使馆,严重地违反了国际法。为此,英、美、法、日、俄、德等八国组成了八国联军,轻松地攻陷了北京。之后,清政府被迫向八个列强做出巨额赔偿。但是,当庚子赔款的事被拿到美国议会讨论后,美国议会认为,美国不能当强盗,把“抢”来的银子心安理得地归为己有。美国国会决定,把大清给美国的赔款建立一个“中国教育基金”,帮助中国建立了燕京大学(如今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堂(今清华大学)、之江大学(今浙江大学)等八所现代大学,并用庚子赔款让大清国的包括詹天佑在内的100位幼童到美国留学。说中国的现代大学体系是美国帮助建立的,不为过。其他七个列强,都心安理得地收取了大清国的赔款。


抗日战争,是一场关系到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战争。中华儿女在这场战争中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一寸国土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我们的确在中国的国土上,拖住了上百万的日本兵力,为全球反法西斯战争的最终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别忘了,如果把中国战场放到整个太平洋战场上的宏大格局来看的话,中国战场只是整个太平洋战场的一个组成部分。太平洋主战场的主角是美国,是美国在广阔的太平洋上与日本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战争,最终决定了日本的最后失败——尤其是美国投放在日本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最终彻底击垮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防线。最近热播的《血战钢锯岭》,真是地表现了美军与日军之间惨烈的战争场面。前苏联在1945年初期也出兵中国东北对日作战,但是它的出兵是有条件的(中国须以长期租借旅顺和大连给前苏联为代价)。而且,苏军进入东北、赶走关东军后,搬走了大量的东北的工厂,而且还对中国平民进行了大肆的抢劫、强奸和掠夺。老一代东北人对于前苏军的仇恨,超过了日军。而美国对中国的援助几乎是无条件的,著名的飞虎队帮助中国夺回了制空权(否则重庆、昆明、桂林等重要城市天天都要被日军轰炸),美军还通过滇缅公路和后来的驼峰航线,为中国的抗战输送了大量的军用物资,为中国人民的正义抗战提供了无私的、巨大的帮助。


解放战争期间,人民解放军攻陷南京后,美国大使、前燕京大学的创办者和校长司徒雷登还特意留在南京,希望与即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系。遗憾的是,双方都错失了这个机会。


建国后,中国全面倒向前苏联为首的阵营。但是,好景不长,斯大林死后,中苏很快交恶,以至于爆发了中苏之间的珍宝岛战役。前苏联咽不下这口气,拟对中国实施毁灭性的核打击。这么大的事,前苏联还是得跟美国打个招呼。没想到,当时与中国同样处于敌对状态的美国不但通过新闻的方式将前苏联的预谋“告知”了中国,而且还警告前苏联,如果它对中国实施毁灭性的核打击,美国将不会坐视不管的(言外之意,美国也将对前苏联实施核打击)。如果不是当时的敌人“美帝”的仗义支持,中国早就被前苏联用核武器覆盖了。正是这件事,改变了新中国对于美国的认识,并通过“乒乓外交”,实现了中美建交。


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后,中国在邓小平的领导下,开启了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但是,到底怎么改革和开放,中国当时是没有底的。邓小平于是出访新加坡,向李光耀取经。李光耀给中国的建议是,全面融入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市场经济中去,全面利用美国在战后建立的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以美为师,发展中国的经济。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中国进入了高速的发展轨道。中国改革开放后发展的黄金期是加入以美国主导的WTO之后,当时整个西方经济尚处于欣欣向荣之中。就是在这样的国际大背景下,中国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赚取了最高时达到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并迅速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中国的4万亿外汇储备中,很大部分是美国相对于中国的逆差——在此之前,中国是极其缺乏外汇的。如果没有后来因加入WTO之后迅速赚取的巨大外汇储备,中国连发行人民币的锚都没有……


中国强大起来之后,难免会与美国在一些领域和方面发生冲突和竞争。中国的选择是,与俄罗斯联合起来与美国对抗。在国际油价因国际金融、经济危机和美国页岩气技术成熟并可量产等因素的影响下,国际油价从最高时期的150美元每桶,大幅下滑到了40美元每桶左右。严重依赖原油出口的俄罗斯经济立即进入了危机,经济到了几近到了崩溃的边缘。中国在此条件下,以高于国际油价的价格与俄罗斯签署了一个长期的原油进口合同,挽救了俄罗斯。所以,后来普京才有了在乌克兰等地与北约对抗的本钱……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中国是美国,我们会怎么想?我们在此就不说破了。


于是,就有了奥巴马和希拉里的“重返亚太”的战略。对于中国的态度,奥巴马算是温和的了。但特朗普这么聪明和有攻击性的人,会看不破这一切?所以,他在竞选过程中,就开始激烈地攻击中国;同时又不惜余力地拉拢普京。


当然,美国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它自然也有它的自身利益。它对中国的帮助,也不可能是完全发自无私的目的。美国的重返亚太,从它的角度来看,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已经把中国当成了平等竞争的对手来看待了,这也是它对中国的高看。就是我们自己的香港,在大陆快速发展起来后,也会对大陆同胞有些“看法”的。但我们要说的是,从长期来看,美帝比沙俄更可靠、也更可交。沙俄夺走了我们多杀土地?美国有吗?


行文自此,我们认为,如何与未来的美国相处,大家一定会有自己看法了。特朗普是个聪明人,甚至可以说是个有大智慧的人。“化敌为友”、“统一战线”是我党的法宝和大智慧。在国家层面,正如一位英国外交家说言,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相信我们会处理好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关系的:和,则多赢;斗,则两伤。没有打不开的心结的。


祖国万岁!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