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评|新文摘 > 新文摘 > 天下

伟大的共铲主义战士杜特尔特同志

发布时间:2016-11-17

 上周,菲律宾新总统访华,公开宣布“脱美入中”,要脱离与美国的一切“军事、经济上的联系”,并“加入中国、俄罗斯的意识形态阵营”,成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这无异于石破天惊,尤其对比三个月前南海问题上的剑拔弩张,对比一年前阿基诺总统的抱美国大腿,这一次的杜特尔特访华简直可以和当年中国脱离苏联阵营、亲近美国相提并论。

 

▲10月18日杜特尔特的专机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难怪杜特尔特进京之后,王毅外长亲自接机,中国最高层倾巢而出,一一与其会晤。杜特尔特所获得的礼数,是并肩和国家主席站在人民大会堂的观礼台上,21声礼炮,共同检阅三军仪仗队。这是一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所能获得的最高待遇了。


杜特尔特为何做出如此反常的举动?事出必有因,今天这篇文章,君临带你穿越半个世纪的历史烟云,回顾伟大的共铲主义战士杜特尔特同志光辉灿烂的一生。 

  1革命者的土地 


  菲律宾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这个国家历史上的第一次统一,是由西班牙殖民者完成的,自16世纪开始,前后绵延了四百年。因此这个国家的宗教、社会组织形式,基本和被西班牙殖民了同样时间的南美大陆一样。南美最有名的,就是社会腐败、毒品猖獗、贫民窟、中等收入陷阱,表面是民主制度,本质是封建豪强割据,这些关键词菲律宾一个不缺。 


        据说,菲律宾大概有250个政治家族,他们垄断了全国从地方到中央的所有政治资源,无论你怎么选,都是这些门阀的子弟们当选,因此执政者既无意愿,也无能力去改变现状,导致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踌躇不前,沦落为东南亚最被人看扁的“病夫”之一。
穷则思变,无数仁人志士试图揭竿而起。南美有著名的革命家格瓦拉,菲律宾同样不缺。


        1967年,一名叫西松的菲律宾革命家来到了北京,接受了毛泽东思想的学习和培训,学成归国之后,将四卷毛选翻译为菲律宾语,并重组了菲律宾共产党,长期领导菲律宾的地下革命斗争。西松在菲共内的地位,大致相当于李大钊+陈独秀,可谓精神领袖角色。

 


▲菲律宾共产党毛派领导人何塞·马利亚·西松

 

  在去北京之前,1964至1967年,西松在菲律宾莱西姆大学担任政治课老师,在他的学生中,有一个就叫杜特尔特(后面简称“阿杜”)。这名勤奋好学的学生,深深被其老师身上的理想主义者精神所吸引,一颗种子在其心中悄悄发芽。 

 

  2惩罚者


  很多媒体称阿杜来自寒门,其实并非如此。阿杜的父亲维森特是达沃行省的省长,也是地方实力派。1986年菲律宾独裁者马科斯被人民力量推翻之后,新总统阿基诺夫人(没错,就是阿基诺三世的母亲)就基于阿杜家族的影响力,要阿杜母亲代理达沃市市长一职。

  经过一番私底下的交易,阿杜母亲决定将市长的职位让给儿子,好让他能够积累人脉,延续家族的影响力。他们未曾预料到,这一件事最终改变了后世的菲律宾国运。

 

和所有的豪门子弟都不同,阿杜有一种天生的使命感,他决意将老师的理想付诸实施。


  菲律宾三重枷锁,腐败、贫穷、贩毒。阿杜认为前两者有赖于国家大环境的改变,而后者,相对容易突破。菲律宾贩毒之所以猖獗,一来是警方不作为,二来也和菲律宾的历史、地理有关系。

  前面我们说过,菲律宾和南美有着共同的社会历史渊源,并且在地理上也是离南美距离最近的亚洲国家。一艘从哥伦比亚毒品基地发出的货,穿越茫茫太平洋,第一片到达的陆地就是菲律宾,也因此,菲律宾成为了南美毒品输出亚洲的批发中转点。

 



至近年,菲律宾更加向上游的制毒领域发展,据菲律宾官方报告,全球约七成大麻产自菲律宾,约有13个跨国贩毒组织及175个地方贩毒集团在菲律宾运作。1972年时菲律宾的吸毒者不到两万人,80年代开始成为贩毒中转站,2002年估计吸毒者数量急剧上升至370万人,占全国人口的5%。


  毒品泛滥,直接导致了绑架、抢劫和杀人越货等社会问题的层出不穷,天怒人怨。最近热映的电影《湄公河行动》让我们见识了东南亚毒贩们的猖獗,而在菲律宾,这就是家常便饭,见怪不怪。

 



尤其是阿杜所在的达沃市,形势更甚。达沃是菲律宾南部重镇,靠近印尼,文化上深受伊斯兰影响,和菲律宾的天主教文化迥异。当地的伊斯兰分裂势力猖獗,经常搞自杀式炸弹玩。八零年代的达沃,被称为“谋杀之都”。

  在这种环境下,阿杜上任了,决意将达沃市改造为自己的“理想国”。


  他约法三章:一是针对青少年实行宵禁政策,不许晚上在大街游荡;二是凌晨一点之后全市禁止买卖酒精饮料;三是限定吸烟区,街上不可随意抽烟,违者严惩。


  针对毒品,他更加宣誓要杀死所有毒枭与吸毒者。每天傍晚,当霓虹灯亮起,酒吧夜总会开门迎客,阿杜就骑上他的摩托车,带着全副武装的警车车队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巡逻,彷如暗夜骑士。他甚至微服出巡,向出租车司机打听治安状况。 

 

2003年,达沃机场发生了一起恐怖袭击,阿杜秘密筹组了一支“达沃敢死队”,跟踪嫌犯,打入地下组织,私刑处决了所有恐怖分子。 


        从1986年至2015年,整整三十年,阿杜和他的家族始终控制着达沃市政坛,三十年后,达沃成了菲律宾的“和平之都”,估计有超过一千名以上的贩毒者被阿杜处决,阿杜本人也被贩毒界冠以“惩罚者”的绰号。 

        再没有贩毒者敢踏足达沃,分裂主义势力也被震慑,于是人口开始剧增,外来投资者络绎进入,阿杜在菲律宾民间的声誉蒸蒸日上。 

        3天降大任 


        2010年,阿基诺夫人的独子阿基诺三世当选为菲律宾总统,在其执政的六年间,对外紧抱美国的大腿,与中国在南海冲突不断,对内腐败和犯罪愈趋严重。2014年前5个月,菲律宾全国犯罪率相比2013年同期增长18%,2015年前5个月,犯罪率再次同比增长46%。 

        在他上任的2010年,一辆装载22名香港游客的旅游大巴在首都马尼拉市中心被匪徒劫持,菲警方实施突击解救行动,香港游客中8人死亡,6人受伤,震惊中国。

 

▲8.23菲律宾劫持香港游客事件 


  在他任内倒数的2015年,44名警方特种部队成员在抓捕毒贩的过程中遭伏击身亡,警察总长辞职,震惊菲律宾。此事充分反映了菲国政坛腐败之严重,如果不是有高层通风报信,何至于此。当年7月,成千上万名示威者在众议院大楼之外怒吼,焚烧阿基诺的肖像。 

  国家糜烂至此,当有英雄拍案而起。新一界的总统大选开锣,阿杜决定站出来。虽然迟至2015年11月他才表态参选,但此后就如龙卷风般席卷全国。

阿杜的竞选主张就是“打击犯罪!”,挥舞着拳头向民众承诺,要在六个月内根除犯罪活动,展开前所未有的行动杀死所有罪犯,让他们的尸体填平马尼拉海湾。 

  他对支持者们呐喊:“忘了人权法吧,如果我入主总统府,我就会像当市长时那么做。毒贩、抢劫犯、游手好闲者,你们最好滚蛋。因为就像我当市长时一样,我会把你们杀掉。”“我今晚站在这里,想杀我就赶快,因为只要我当选,绝对杀光你们。” 

  就像天煞孤星一般的“惩罚者”,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甚至天主教宗拜访马尼拉,造成全城堵塞。愤怒的阿杜向记者喷道:“让这狗东西滚回去吧,别再来了。罗马天主教再不改革,迟早灭绝。” 

  连神都不怕,还有什么事做不到呢?上下勾结,烂到根子里的菲国,只有这个人能够拯救了。2016年5月,大选开票,阿杜以绝对优势将包括执政党候选人、前副总统等竞争对手们击败,正式当选为新一任菲律宾总统。 

  这个时候的阿杜,已经年届71,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4杀无赦 

  2016年6月30日,阿杜宣誓就任菲律宾第16任总统,一场暴风骤雨般的禁毒战争拉开了帷幕。 

  烂到根子里的菲国该如何拯救?阿杜的答案是,学习毛主席,发动一场伟大的人民战争,将毒贩们的生存土壤连根拔起。他要将菲律宾建成他的“理想国”。 

  阿杜上任之前的5个月,菲国警方合计击毙了39名犯罪嫌疑人,而他说,他要杀掉10万名毒贩。他说,我不在乎个人名誉、总统职位乃至生命,只要我还在台上,只要我还活着,扫毒杀无赦的做法就要继续下去。 

  上任数天之后,一项名为“扫毒杀无赦”的政策就被颁布——

  1、警察可以就地处决疑似贩毒者,不需要经过司法程序。警察杀死毒枭,可以获得相当于75万元人民币的奖金,外加奖牌,升职警官。


2、任何人都可以击毙毒贩或吸毒者。 

  自那项政策被颁布之后,警察的执法行动也不遮挡现场,任何民众、媒体都可以围观拍摄。一些民兵组织成立,他们走街串巷寻找涉毒人员并当场处决。每天都有毒贩被击毙,横尸街头。那些人的尸体上,通常被挂上一块布条,上面写着“我是毒贩,不要学我”。

 


▲菲律宾街头


  毒贩死亡名单开始急剧上升,第一个月,超过300名毒贩被击毙,第二个月,超过500名毒贩被击毙,第三个月,超过1000名毒贩陈尸街头。越来越多的毒贩被列入死亡名单中,整个菲律宾似乎变成了修罗地狱。 

据统计,截至10月份,菲律宾全国已有超过3500名疑似毒贩和吸毒者被杀,大约有68.7万名毒贩和吸毒者向警方自首。一名新犯人表示,进来以后发现“只是挤了点儿,没什么个人隐私”,但他感觉这里更安全,总比在街头被警察打死强。

 

▲菲律宾监狱


  禁毒战争绝对不是一帆风顺。 

  上任第一周,马尼拉总统府附近的一座清真寺就爆发了大型枪战,5名毒贩向警方开火还击,最终被击毙,当场缴获4把枪,另有25名毒贩在当天被击毙。 

  上任第二个月,菲国警察总长透露,他和总统持续收到死亡威胁,目前的安保级别已经提到最高。菲律宾的毒贩组织和伊斯兰分裂组织正在结成联盟,并向外界发布了悬赏相当于700万元人民币的刺杀令。

  上任第三个月,菲国司法与人权委员会启动对总统的调研,该委员会主席德利马是阿杜的长期政敌,前任司法部部长。这次,德利马找了一个证人,自称曾经是阿杜的“达沃敢死队”成员,在过去的20多年里,眼看着阿杜以私刑滥杀无辜,公报私仇,甚至亲自开枪打死一名司法部人员。

 

惩罚者阿杜对这一切早有准备。

  反击开始。 

  他否认了一切指控,反控德利马涉及毒品,指示自己的司机向关在监狱的大毒枭收取保护费。他迅速发动参议院以16比4票,罢免了德利马的司法与人权委员会主席的职务。 

  他在7月马不停蹄的访问了14座军营,将军方也拉进禁毒战争中,并且让军方和警方互相监督,严防内鬼,派特种部队进驻监狱,杜绝监狱中的涉毒交易。 

  他建立了女子暗杀小组,让不容易引起注意的家庭妇女,或者美艳的女郎来接近贩毒头目,实施出其不意的暗杀行动。据一名叫玛莉亚的女子透露,她来自贫民窟,在成为雇佣杀手之前,她没有固定收入,现在她只要按照指令,接近目标,一枪爆头,就可以拿到相当于人民币2900元的报酬。这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本月她已经杀掉了5个人。 

  禁毒战争的高压态势在持续,规模不断扩大,时间走进了第三个月。部分人发现,大多数的死亡案例都是发生在贫民窟附近,他们或者是三轮车车夫,或者是干零活的工人,或者是无业游民。总之都是低下阶层的草根。 

  他们显然只是毒品生态链里的最低端,那些贩毒网络里的关键人物呢,那些军政背景的保护伞呢?在某些省份,省长所在的家族本身就从事毒品贸易,并且通过毒品利润建立起一支私人雇佣武装,武器精良,甚至拥有运送毒品的潜艇。

  他们,阿杜敢动么? 

  5第五层级 

  没有阿杜不敢动的人。 

  菲国警察总长表示:“有许多当选的社区负责人是用毒金作为竞选资金。如果这种趋势不被阻止的话,毒金将会用于政治。如果我们不这么做,我们将成为涉毒政客和涉毒恐怖分子的喽啰。我们到现在才有一位这样‘有种’——请原谅我这么说总统阁下。他是如此强悍,正对毒品发动零容忍的战争。”

  阿杜开始将打击目标从基层转向政界,在空军庆典上,阿杜揭发了5名警方高层,将他们逮捕接受调查,其中3名当场宣布革职。 

  接着,阿杜再次公布了一批名单,包括8名法官、52名现任及卸任市长或镇长、3名众议员以及90多名警官及军官在内共150多名公职人员为涉毒者。他命令这些涉毒者立刻停职,并在规定时间,到规定地点报到,接受组织调查。 

  8月,阿杜对阿尔布埃拉市的市长埃斯皮诺萨和他的儿子下达“最后通牒”,要求二人在24小时内投案自首,否则“格杀勿论”。次日,走投无路的埃斯皮诺沙选择自首,并在一段视频中双目含泪地向在逃的儿子凯尔文“喊话”:“投降吧,杜特尔特会帮助我们的。”第三日,菲国警方对市长的住宅进行搜捕行动,过程中遭到了保镖们的抵抗,双方发生激烈枪战,最终6人被击毙,起获大量武器弹药。 

  9月1日,菲国警察总长宣布:“第一阶段扫毒行动是街头层级,第二阶段的对象是高价值目标。”在这个阶段,一方面将街头禁毒转向劝说和戒毒重建,另一方面将针对政商界高层进行重点扫荡。

 

 


  在上任之初的新闻发布会上,阿杜展示了一张菲国的贩毒网络图,列出了五个贩毒组织层级,对于最高的第五级,他认为有三个人掌控着本国的毒品网络。只有将这三个人解决,才能完成禁毒目标。


  如今,他们大多已落网。 

  吕宋岛的毒枭头子名为吴端(Wu Tuan),目前被关押在新比利毕监狱14号楼;另一名被指控的大毒枭柯朗戈(Herbert Colangco),目前也被关押在新比利毕监狱。 

  最头痛的,是彼得·林(Peter Lim),绰号“捷豹”,因为持有中国护照,至今仍未敢缉拿。在一次被全程录影的总统与彼得林的会面中,阿杜愤怒的警告后者:“我一定会把你处决,把你彻底解决掉。” 

  彼得林回应道:“冤枉啊总统,我并不是毒枭,只是坊间传言里同名同姓的人,我的家人现在遇到了大麻烦,我们收到了威胁。”

  阿杜冷笑说:“好的,所以你不是彼得林,或许是我的国家调查局和司法部长们都错了。我们很想帮助你洗刷你的罪名,我们不想冤枉清白的公民。但我不会道歉的,因为今天你会在这里,正因为你是毒枭嫌疑人。” 

  会面结束时,阿杜拒绝与后者握手,并在后来对毒枭们警告,“我对他们的呼吁是,既然已是不可救药,干脆自我了结,因为我不会容许他们在我任内为非作歹”、“如果敢越狱,就等死吧”。 

  6谴责 

  当海牙法庭对前总统提起的、南海争议的判决书下达时,中国群情激奋,而在海峡的另一边,菲律宾境内,禁毒战争正在进入高潮。 

  已经没有人再关注那些小岛了,所有舆论的焦点都被阿杜的铁血手腕紧紧牵扯。据民调显示,高达91%的菲律宾人表示,他们信任阿杜总统的工作。 

  这是一个比会开战机,敢于肉搏北极熊的全能男人普京更高的支持率。 

  但是据说平均每天会有44人被处决的数字,仍然让另外9%的反对者们忧心忡忡,知名律师迪克诺警告,阿杜引发了一场暴力犯罪的核爆炸,这些行为正走向失控,最终会把菲律宾变成法外之国。 

  欧盟通过了一份决议,要求成员国派在菲律宾的大使监控阿杜政府扫毒行动中引发的人权争议。阿杜立即反击说“Fuck you(草泥马),你们都是伪君子,你们历史上在菲律宾犯过的罪,不要太严重!” 

  联合国秘书长谴责他,阿杜再次强硬反击,“我并不想侮辱你们。但我们可能不得不决定退出联合国,你们一事无成,只会指手划脚。你们没有能力解决饥饿、恐怖主义,也无法结束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战争。如果你能举出我干的一件坏事,我就能举出你的十件。我告诉你,你百无一用。如果联合国肯退回菲律宾的会费,我们马上就走。” 

  他无所畏惧,为了他的理想国,他决定一条道走到黑,谁敢反对他,他一定要fuck回去。因此当这个星球上权力最强大的总统奥巴马也来谴责的时候,他黑着脸痛骂:“我是一个主权国家的总统,我们不再是殖民地了。除了菲律宾人民,我没有其他主人,没有任何人是。请你放尊重点,别老是提出质疑。你个‘son of bitch’(婊子养的),我会在会议中狠狠地骂你”。 

  这可真不是一时说漏了嘴,而是言出必行。 

  在接下来的东盟国家峰会中,奥巴马坐在台下听,阿杜站在台上演讲,他声色俱厉的谴责了美国人当年在菲律宾殖民时期对当地人残酷的军事杀戮。他讲述了美国殖民主义给菲律宾造成的伤害,留下了很多历史遗留问题,其中就包括现在的毒品泛滥问题。 

  阿杜还拿出一幅美国士兵当年杀戮菲律宾原住民的照片,痛斥道:“我们的祖先被他们杀了,他们现在却来跟我们谈论人权。”

  演讲大厅里一片寂静,每个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奥巴马。 

  回国后,阿杜当即向美军基地下达了逐客令,认为美军在此驻扎引发了穆斯林叛乱。他说,“这些特种部队必须离开,出于尊重,我之前一直不能说。只要我们和美国在一起,菲律宾就不得安宁。下个月进行的美菲军事演习,将是我任期内的最后一次。我不会允许菲律宾参加美国在南海的‘自由航行’行动,我还没有准备好让我国的军人们去送死,战场在菲律宾吗?这太疯狂了!我们会输的一塌糊涂啊,如果我们把战场移到旧金山?我是没问题的。” 

  “只要我在,你们就不能把菲律宾当成擦鞋垫。我不会跟你们跑,我可以转向中国和俄罗斯”。 

  7虽千万人吾往矣 

  上任的第四个月,阿杜将出访的第一个国家定在中国。

  他曾经骄傲的宣称,他为自己流淌着中国后裔的血液而自豪。他的外祖父是中国人。然而这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因为前任和中国剑拔弩张的阿基诺三世,同样拥有中国血统。 

  他也曾经表示,“谢谢美国这么慷慨送过我们许多东西,而他们卖给我们的,只有两架FA-50战斗机,更多的是留给我们一堆法律条款。中国则帮助我们建立康复中心,他们带了资源设备给我们,我想谢谢中国对我们如此的慷慨大方。中国人是我们的兄弟,我们是邻居。至于菲律宾现在为什么没有康复中心?因为前任阿基诺政府把钱都花光了,并没有留下足够的资金。” 

  然而,这也不是根本。美国和中国都没有变过,前任阿基诺三世还是执着的跟在美国后面,对中国的恩惠冷眼相待。 

  变的,只有阿杜政府,以及他终生不渝在追求的“发动人民战争,铲除毒品”。那是他的理想国,也是他在菲国政坛立足的根基。一旦禁毒踌躇不前,人民就会因为失望而将他抛弃。政敌们也会伺机反扑,群起围攻,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风萧萧兮易水寒,虽千万人吾往矣。 

  满世界的批评声音里,孤独的背水一战中,他听见了来自中国的呼唤。 

  阿杜下了决心—— 

  “我们必须要打击腐败,不管碰到什么人,我们非常坚决。在这个政治、文化不断动荡的年代,美国已经输了,我将会继续向中国靠拢,从思想上向中俄双方靠拢,我也会跟普京说,菲律宾、中国和俄罗斯是好伙伴。我谨此宣布,脱离与美国的联系,包括军事、经济上的脱离。” 

  8市场机会 

  阿杜访华,成果惊人。 

  中菲双方签署了13个双边合作文件,涉及经贸、投资、产能、农业、旅游、禁毒、金融、海警、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中方将取消几年前发出的对菲律宾的旅游提醒,还将恢复27家菲律宾企业对华热带水果的出口。 

  第一个合作项目,就是位于阿杜的根据地达沃市,项目将对8公里长的海岸线进行填海造地,分四个岛进行开发建设。这也将会成为一带一路的样板工程。 

  阿杜亲自与四家中国企业负责人单独会谈,分别是中工国际、中铁建、华为、中国银行。他们也是中国对外工程承包、铁路建设、通信设备、对外金融贷款方面的龙头企业,很明显,在接下来的菲律宾市场,这些企业将收获满满。 

  同时,阿杜总统已经建议其国防部考虑从俄罗斯和中国采购武器,替换美国货。最近几年,菲国对外采购的武器主要包括直升机、轻型飞机、轻型巡逻艇和各类弹药,对于这些技术性能要求不高的武器来说,中国的军工业正好符合其胃口。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