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评|新文摘 > 新文摘 > 江山

六年前舆情观察《到了用网络倒逼改革的时候了》

发布时间:2017-08-01

  (2011年,承蒙郑琳、杨亮庆等同行关照,在《中国青年报》“法治·社会版”开设“一周舆情综述”专栏,在7月24日甬温线动车事故第二天,南京禄口机场候机时,写下这篇舆情观察《到了用网络倒逼改革的时候了》。)


动车追尾,网民无眠


7月23日20时许,温州境内,D301次列车与同向行驶的D3115次列车发生追尾事故,火车车厢从高架桥上直插地面,造成惨重伤亡。


迄今所知,20时27分,当地居民网友“Smm_苗”发出第一条现场微博:“狂风暴雨后的动车这是怎么了?爬得比蜗牛还慢……可别出啥事儿啊。”此条微博转发2.4万,评论7600多条。


网民在微博上等待和分享温州的消息,很多人一夜无眠。门户网站纷纷开通微博寻亲专栏,公布医院救治名单。微博听众443万的浙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直至当天深夜2时18分,连发36条微博,报告浙江省组织救援的情况,赞扬温州“的哥的姐”免费送客人到医院献血。郑继伟副省长、省卫生厅官方微博也用微博通报医疗救援的进展。

  远在新疆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吕焕斌的认证微博得出结论:仅以此事件最初的6小时观察,以传统电视媒体对比微博这种新媒体来看(电视很努力了),电视还是完败。无论是时效、更新速度、社会动员还是各种功能,新媒体打败了传统媒体,自媒体打败了公众媒体。

 武汉大学传播学教授沈阳在微博点评:博友和传统媒体最早报道隔40分钟,提示微博原生态报道的“黄金1小时”优势;微博是“网络人民大会堂”,关注角度丰富,从救援情况、寻人、民众的高尚,到事故真相、历史旧账、问责等,“到了用网络倒逼改革的时候了”。

 


体制内媒体的尴尬



与互联网的迅速全方位报道相比,体制内媒体表现尴尬。一些全国性报纸,7月24日,对前一天的3个热点新闻(温州动车追尾、赖昌星引渡回国、挪威暴力事件)在首页全部付诸阙如。


电视台一边直播西半球挪威的夏令营枪击案,一边用滚动字幕报道温州火车灾难;网友感慨,本着媒体人的民族情怀和新闻接近性法则,本该直播温州而字幕报道挪威的。以至于一些资深媒体人着急上火:“官媒醒来!”央视今晚《新闻联播》头4条都是温州火车事故新闻,得到网民认可。


知名网友“石扉客”叹息:“网民们的彻夜不眠,温州人民的血浓于水,这些热血和关切,这些悲哀和愤怒,无法触动他们分毫,连起码的谦卑姿态都不会做出来……”网友张宏杰诚挚希望,这些所谓主流媒体不能是一架“与民众,与世界,失去了对话能力甚至是理解能力的机器,你的悲伤和忧虑它听不懂”。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在一篇“人民网评”中警告说:在诸多社会热点问题上,网络舆论“愈战愈勇”,搅动社会人心;而一些官方媒体屡屡“失明”、“失语”,容易陷入新的一轮思想僵滞。“自为”的民间舆论场,时现乱象,网上谣言满天飞,哀伤太多,戾气太重;“自律”的官方舆论场,则常常趋于自我边缘化,而政府的公信力持续流失而致贫血。

 


你我都是“乘客”不是“看客”


 动车司机潘一恒在最后关头紧急制动,胸口被闸把穿透,引起网民一片感慨唏嘘。温州市民为伤员踊跃献血,一改温州“炒房团”给人们留下的负面印象。

网友“我是李鸿文”写道:在这排成长龙的献血队伍中,有些人正为求学、工作而焦虑,有些人对畸高的房价不满,有些人还在郭美美事件后骂过红十字会,可当另一些个体需要帮助时,他们义无反顾地伸出了援手。要建设社会,首先要“发现”社会,“发现”像温州市民献血的社会,发现上海大火中市民集体哀悼的社会。“社会是由陌生到熟悉的过程与细节,是相互取暖、相互支持,是善意的丰富宝藏。”


网友沉痛表示:“到了打个雷就能让火车追尾、过个车就能让大桥垮塌、喝几包奶粉就能肾结石的地步,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再置身事外。今天的中国本身就是一列在雷雨中行驶的动车,你我不是看客,你我都是乘客。”


目前活跃在微博上的最高层级官员蔡奇,在微博转发议论:“这么大的事故,怎能归咎于天气和技术性因素?又该谁来埋单?铁道部门应痛定思痛,从中汲取深刻教训:铁路再提速,也要安全第一!生命伤不起啊!”

 

 


(2011年8月1日,在《中国青年报》发表第二篇甬温线动车事故舆情观察《动车事故:中产阶级的忧伤》)

 


《永不抵达的列车》泪湿互联网



中国传媒大学两名大学生在温州动车事故中不幸遇难,花样年华齐齐折断,通过7月27日《中国青年报》“冰点”的一篇报道,泪湿互联网。仅网友林天宏、摘星手的两条推荐贴文,微博转发近10万条,评论1.5万条。


7月23日晚10时左右,追尾事故发生约1个半小时后,D301次列车上大一女生朱平拨通家里电话。做好一桌菜的朱妈妈从厨房跑去接电话,来电显示是朱平的手机。“你到了?”母亲兴奋地问。听筒里只传来一点极其轻微的声响,很可能是重伤的朱平用尽力气留给母亲的最后一点讯息,令众多网友“泪眼滂沱”。


网友“藤邑”感叹:妈妈的期望与欣喜,孩子的无望与不舍,这份情,谁来承载?网友“艾数学”怀疑,也许是另外一种情形:不是“别了,妈妈”,而是“妈妈,我还活着”呢!上海网友Jenny沉痛感言:“文字里有种灿烂青春的味道。人生刚刚展开,瞬间灰飞烟灭。”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徐泓教授赞许:“灾难报道中,人性、人情是最真实、最动人的。感谢中青报记者的采访与写作。”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相信:“或许再过三年,人们提起这场发生在雨夜中的交通事故时,仍会想起这个标题——《永不抵达的列车》。年轻记者赵涵漠拥有了自己的成名作,拥有了快速阅读时代一篇长文的罕见点击量,也拥有了同行前辈们的最高致敬——鼓励原创的《南方都市报》、事发本地的《钱江晚报》都在转摘这篇报道,逝去的朱平和陆海天灿烂的笑容再次绽放。”


中产者的关切和悲伤

 



据武汉大学传播学教授沈阳统计,在43位“粉丝”超过240万的演员明星中,有36位对动车事故表达了关注,关注率83.7%。


歌手汪峰7月30日晚在张北草原音乐节上请求观众一道默哀半分钟,现场举起数万只森林般的手臂指向夜空,一片可怕的沉寂。然后《当我想你的时候》声音响起:“那一刻仿佛回到从前,不由得我已泪流满面……”


演员赵薇面对最后一位获救女孩小伊伊父母的微博悲呼:“想痛快哭一场的请进,勇敢!勇敢!勇敢!”导演王小帅想对小伊伊说:“你有全天下最美丽最爱你的父母,他们在天堂也会一直爱你,一如他们在人间,你要好好长大!”小伊伊父亲生前在微博关注过的前国足队员郝海东希望“能为小伊伊做些什么”,甚至想收养她。演员陈坤为遇难同胞祈祷:“请原谅我的无能为力,请原谅我们的无能为力。”


微博“粉丝”刚过千万的电影演员姚晨,以“一个老火车司机的女儿最朴素的情感”,在遇难司机潘一恒的儿子头七哭喊“爸爸,和我一起回家”的照片后跟帖:“眼泪模糊了视线,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宽慰这个7岁的孩子。只希望他知道,他的父亲是个好人,也是个尽职的好司机!他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许多生命。”


相声演员王自健在微博宣布暂停演出一周,谈到朋友希望看到这周的段子,但“我无法就最近的这些事情组织起有逻辑的有幽默感的语言,或者说,这时候除了脏话也说不出什么别的了……”


以往,网络热点具有强烈的草根色彩,此外就是知识分子和媒体人士踊跃发言。而这一次中等以上收入人士倾情介入。如果说以往的三鹿奶粉、职业病、小贩夏俊峰案和历次矿难,伤害的是低收入群体;动车事故已经伤害到中产阶级。价格不菲的动车车票,提示事故伤亡者多为中等收入者,而众多温州籍乘客更是生活在市场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因此,妥善应对中产者的关切,对于社会人心的稳定和国民凝聚力,具有重要意义。


如果处置不当,则可能导致“国民遭受二次伤害,心理遭重创”(沈阳教授),特别是带来作为社会柱石的中产阶级的离心倾向,值得为政者警思。去年山西王家岭矿的救援疑云,只是地方诸侯在山野中的蛮干;此次温州动车已是众目睽睽之下,公权力向全社会的挑衅和蔑视。幸有温总理抱病赶在头七祭奠前夕来到温州,两次向遇难者家属鞠躬致歉,承诺给全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待”,给民众冰凉的心头带来丝丝暖意。


姚晨在微博引用了缅甸政治家昂山素季的一段话:“我们并不缺少发展所需要的科学与技术,但我们内心深处依然缺少些什么,一种真正的心里温暖的感觉。”此帖转发8000多条,评论2000多条,引起网民广泛共鸣。

 


日本城铁事故追责6年未止



日本2005年福知山线城铁出轨,导致106人死亡、562人受伤,搜救3天3夜,停运55天,调查历时两年,追责6年未止。西日本铁道公司历任社长每年都会来到事发地哀悼遇难者,向家属鞠躬谢罪。


在日本国土交通省网站上,挂出14.6兆、文字263页、图表和现场照片154页的事故调查报告。网友惊呼:“下载看了,不得不为日本的认真而震惊!”调查报告列出了脱轨的5节车厢上所有乘客的细节,如在列车哪一节哪个位置,是在车窗边、还是车门前,是坐着还是站着,有没有握着扶手,是男性还是女性,脱轨后乘客如何移动,负伤者负的都是哪些伤,遇难者因为哪些原因死亡。连一块小枕木的变形,路边电杆的擦痕,也记录在案。


网友感慨:“没有完全安全的交通工具,但只有管理规范、透明,故障处理及时、到位,才能获得人民的谅解,才能最终减少故障的发生。”

 

 


    (《中国青年报》见报后,有左翼网友批评我的“倒逼”说用心可疑。后来网管部门一位朋友给我发来《之江新语》一篇文章《从“倒逼”走向主动》,提示“倒逼”说并非政治不正确。)

 

 

 


从“倒逼”走向主动

 
(2005年4月15日)


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这话说得绝对了些。但世上有些事确实是“倒逼”出来的。譬如,浙江人多地少,自然资源匮乏,逼着众多浙商走南闯北开辟新天地,逼着众多企业做好“无中生有”促发展的文章。二十多年改革开放的历程,不仅“倒逼”出浙江的实力和活力,而且造就了一批创业型人才,这是浙江推进新发展的最大“资源”。

现在,国家实施宏观调控政策和现实经济活动中资源要素瓶颈制约形成了新的“倒逼”机制,实际上这也是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的一个契机。我省一些地方以脱胎换骨的勇气,从被“倒逼”转向主动选择,逼出了“腾笼换鸟”、提升内涵的新思路,逼出了“借地升天”、集约利用的新办法,逼出了节能环保、循环经济的新转折,从而用“倒逼”之“苦”换来发展之“甜”,争取实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飞跃。这说明,面对“倒逼”的客观现实,唯有变压力为动力,深刻认识,尽早觉悟,抓紧行动,才能从“倒逼”走向主动,形成可持续的发展机制,真正把科学发展观落到实处。

新老年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1027042号